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somewhere only we know,徐静蕾一定是喜欢这首歌吧,并且存于她的青春记忆,于是用这么长的句子来起名自己的电影。
        不过她却只用了一个名字,没有过度延展。有关男主的演技不想说了,有关王朔的编剧也很惊讶,有关李屏宾的摄影就更是咋舌。那个只有我们知道的地方,电影中放置在两代人相约的广场台阶前。
        可我怎么觉得,那个布拉格的半山上望下去的点点夜色,才最美好透顶,该是那个somewhere.

        情人节档期的电影,傻白甜,腻得化不开。可是我却很喜欢。
        剧中有三句话,简单坦诚。彭泽阳带着金天逃离了自己妈妈的教训,跑出家门。他拉着她的手,重复着她第一次见到他时酒醉后说过的话:结婚了吗?有男朋友吗?跟我回家吧。
        所谓一见钟情就是这样吧。这三个问题,已经足够理智了。平日清醒冷静的日复一日,从小到大的家教道德管束,那些不曾也不敢去做的,对于25岁的单身爸爸和30岁的语言班女生来说,没有在一起的就是不对的人,对的人你是不会失去他的。
        我可以养活自己,或许我还可以养你。玩世不恭的少年,根本不识世间辛苦,能够许下这句承诺,已然是足够。
        我格外热爱命运流转,颠沛分离这一类的故事,伴着布拉格的阳光和鲜花,浪漫至死。我永远热爱浪漫至死。

        剧中彭家洋溢着有病就得吃药的气氛,深得我心。
        彭泽阳妈妈需要吃药,儿子就陪着妈妈一起吃药。岁月相伴此去经年,就着药,其实日子也还过得去。早些时候看过一个徐静蕾的采访,她说年轻的时候喜欢悲剧,现在随着年岁大了,反而渴望温暖。我特理解。所以这电影暖茸茸的,还挺适合我的。就像是药一样,可以治病,可以明目排毒。
        活在这世上,不吃点药,有时还真的度日如年。爱情是盆开水,能浇死人,也能冻成冰。谁是谁的药,拥有便能痊愈的故事,听过太多,希望自己的那颗药丸,粒粒皆辛苦也甘之如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