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前几天刚刚从大别山回来,那里四面嶙峋怀抱,薄雾轻冥,再加上训练基地与世隔绝,是个忘却现实的好地方。

        出山之后,第二天没有休息便立马上班。就好像两个世界没有任何的衔接和缓冲,也好像诗歌和合同虽然都是文字,但显然完全风马牛。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现实和年代中。有些人努力适应,有些人无力妥协。

        这个年代,还是一个应该诵读诗歌的年代么。

        好吧,我会,并且对自己说,要坚持。当十几岁的时候,一首、两首,没有什么新鲜,那么20岁、30岁,将来的七老八十,还会么,还需要么。

        我需要。

        就像站在桌子上的人生,一定不同于寻常角度,是啊,你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