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昨天,我去做了个口腔科小手术,还算顺利。目前在观察,等待下周拆线。现在,暂时说不了话的我,可以安静一下也不错:)

        事情的起因是一颗智齿。其实拔牙这件事儿对我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此前已经消灭过3颗智齿,再加上上学整牙时还拔过4颗,所以我前前后后一共拔过7颗牙。

        有关口腔科的一切痛苦,我几乎都体验过。一个健康成年人应该有28至32颗牙,而我,只有24颗。当然,这并不影响正常生活。

        但是,这次的这颗智齿有点麻烦,我常去的医院建议我转院去魏公村的口腔医院动个小手术。这颗牙不好处理,有极大的可能会造成面瘫。

        于是,简单的门诊就能完成的事情就变得复杂了。我大概了解了一下,麻药之后,需要开刀、剪去牙龈、将那颗牙分割后去除、清理牙窝、清创缝合,大概是这样吧。很多人觉得智齿不处理也行,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做,因为它是隐患,可能在我未来的十几年,还会危害相邻的牙齿。

        给我开刀的大夫非常健谈,而且还挺体贴。虽然术前也吓唬了我一下,签了个“生死文书”,但他在操作的每一步都详细地讲给我听:“有点儿苦”、“有点儿凉”、“打针”、“你现在休息五分钟”、“破碎”、“闭嘴再休息五分钟”,等等等等。

        其实特别疼,好在我的耐受能力还可以。再加上我对药物敏感,疼得受不了就用药。大夫善于交流,跟我说得也很明白,6小时后你会开始疼,8小时后你可能会发烧。哇,一切尽在掌握啊!

        现在,我的牙龈舌头嗓子都是肿的,半边脸也是木的,说不了话。不说就不说吧,本来我也不是个话多的人,还能忍,最大愿望就是早点能排除神经性面瘫的可能!

        这次我是一个人去的医院,各种窗口也是自己排队搞定,因为我的确低估了这颗牙的威力。大夫说,你还挺棒,我说,一般一般。希望在以后许多年,我都还能拥有独立管理分析自己的能力。

        现在我能慢慢吃流食了,没有肉真是太不过瘾。虽然肿得很大,但是大夫说戴好口罩不耽误外出,下午可以放风两小时,我准备去电影院看大白,换换脑子也好。

        话说,我要是面瘫了那也太亏了,反正也没知觉,与其面瘫,要不我再去整个容算了,内外兼修这事儿,我还是在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