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在这个下雨的夜,其实没有特别的心情。刚刚收拾好了房间和自己,一切干净。
        我在等意大利和英格兰的比赛,不为自己要看而是要出稿一篇,还好,至少值得,不像有时候要看枯燥的对决还要看出压根没有的战术。
        微博上有些人在说这样的雨夜凉爽适合睡觉,还有些人说困在机场已经快要崩溃。我想,这两种心情,我都感同身受。一直在行走,从未求停留。

  •     原来总是说不高兴、什么都没劲,所以这突如其来的幸福可能消化起来还真是挺难。但根据rp守恒定律来说,其实最近一个月,又有哪个中国人是真正幸福的呢?国难家愁,有良知的人都会痛苦与心疼。昨天在看胶济铁路的新闻和组图时,总有种流泪的欲望。我喜欢推已及人,想象着谁家的父母、子女如果坐上了这趟火车,一去而从此不再归他的亲人如何去接受与面对这桩悲剧。

        同火车一样惨烈的是火炬。我们的国家、奥运会都遇到前所未有的挑战与麻烦。政治和应酬曾是我最厌恶的两样事情,我发誓这辈子都尽量远离。我也从来不在博客写任何有关政治的话题。一个月以来,小宇宙为了她那有偏见的德国同学而苦恼;月饼告诉我她在旧金山看着警察以每一分钟按倒一个藏独的频率来保护火炬;小米说悉尼的传递已经让她觉得恶心。这些东西都爆发在即将过去的这个月里。我不想再重复西方的偏见与达赖的无耻,说多了是要吐的。

        自从314以来,我一直都喜欢看电视、网站或其他媒体的新闻频道,更喜欢去网上读那些与国家、外交、政治文化有关的文字。从来没有这样过,我鄙视的观点在我的祖国遭到歧视的时候通通改变。我不能理解那些企图分裂和背叛祖国的人,就像我不能答应有人要强奸韩寒的妈妈一样。

        我向来是喜欢与钦佩这个人的,可是这次,他让我并不能苟同。我很高兴我还有一颗燥热的心,它可以在凡事来临的时候,被激荡起来;原来我还年轻,可以为了国家和尊严热血,而不是在一旁冷静地分析抵制没有道理。中国的强大与发展令某些人坐立不安与恐怖,西方的偏见终于找到了一根导火索而集中爆发。

        年轻人的热情向来是政客手中利用的砝码一道。但是智商还是要保持,冷静选择,尽可能看明白。

        之前的80后总是被人嘲笑与不解的一群人,那些总是说着我们叛逆、没有责任心的“长辈们”在这一次都不能理解我们内心的强大,与实际行动中的统一。我们没有为了蝇头小利去家乐福买便宜几毛钱的啤酒,在英国的水池里也是年轻人把五星红旗举得高高飘扬,更有不计其数的海外中国人自发地组织去保护火炬和游行。月饼对我说国内的人了解到的困境是真实情况的九牛一毛,但是她情愿希望祖国的亲人们不知晓外面的残酷而幸福的生活。当她这样说的时候,我除了对她说保重,都无言以对。我没有所谓的共产主义理想,我只希望家园家人平静幸福安康。

        什么叫爱国就是爱面子,我听不明白,你也无法自圆其说。

        可能过半年之后,有些人会对我说,瞧你们之前无用的群情激昂,现在日子还不是恢复正常。可我依然不会为现在内心的激动与敏感而惭愧,并且,骄傲着。是的,我们挣了钱不知道积攒,我们天天对网友说的话比家人还多,我们的生活中充满偶像朝三暮四,可是,我们有一颗红心,在我的祖国需要我的时候,我会维护,你不可以那样。

        再谈法国。我向来认为这个民族是没有精神、没有意志、也没有任何尊严的一个国家。二战期间欧洲版图如此之大的一块国土居然选择投降于纳粹德国,他们是没有国格的国家。法国人浪漫、喜欢放假、活得舒适,之前曾经有不少国人都向往那种生活。

        法国人富有生活悠闲便觉得他们是人间天堂他们信仰自由。支持藏独的人有几个真正地到过西藏,他们眼中的神圣雪域也全是道听途说。

        好了不说了去吃饭,今明两天都将填得满满的,魏小晨即将登上北展的大场子,愿他好运一切顺利。

  •     好久没更新博客了,日记变周记,我会努力不令周记变月记。

        月季?还牡丹呢!

        最近挺忙,几乎是换了一种生活状态,十一时没有休息,马不停蹄也史无前例地连续工作了很多天,我和波波念叨这是我的“科隆转会至慕尼黑”,是的,科隆再温暖,但我必须要走,去慕尼黑实现我的爱与理想。我几乎从来没有坚定过我的人生,觉得到底哪一条才是自己的正确之路。现在艰难地起步,风雨不后悔。

        刚才写了一篇新闻,写到10年前,回国的健力宝们用自己的惊艳的表现加盟国足,10过去了,李金羽已经成为了国家队的老将。岁月真是无情,用10年时间过一个轮回。当我写这些字的时候,我脑子里都是有关高杨的记忆,那时课堂上当其他女生传着琼瑶小说的时候我们俩互相传《足球》报看,每一个下雨的日子,教堂那满是水气的玻璃上也被她写上一个又一个“大羽大羽”。十年了,她居然喜欢那家伙十年了,想想我自己,痴迷什么东西可以痴迷十年呢?我的拜仁?我的一级方程式?大羽重回国家队用了十年时间,我可以报道有关他的新闻也用了十年时间。因此,这篇新闻完全献给她对我的始终信任,也献给她不渝的爱心。

        再说一件有关写字的事情,前几天翻报纸看到诺贝尔又开奖了,其他的我都读不明白,只关注关注每次的文学奖花落谁家。今年当我看到那张苍老的脸的时候,便感慨文学这个东西真的需要时间和经历来提炼?快88岁的英国女作家莱辛拿到了今年的文学奖。在英国,她的地位仿佛是冰心基于中国文坛的贡献,以灵魂示人,以温暖引路。每每听到类似这种老年来福的事情,我都悲伤大于羡慕恭喜。早年间,张爱玲那句“成名要趁早”在我看来真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她88岁了,奋斗了一生写作了一生,在这个年龄拿到文学奖,得到了一百多万的奖金。我也说不明白该是兴奋还是辛酸。虽然说清贫是工作的动力、是头脑清醒的基本,但是我是俗人一个,年轻时候不想“淡泊明志,宁静致远”,面对金钱就想“千金散尽”然后努力工作(或买彩票)“还复来”!因此,似乎我这境界是写不出来什么发着光的笔记的。

        所以我对于在搜狐看到Gedicht依然惊讶,做不到当任何事发生的时候,都面不改色,用yoyo的话说,就是高兴还是烦燥,我的脸上全都摆着,还没学会戴上面具装铁皮鼓。

        昨晚开始收拾衣柜,每每这时就比较佩服Jessie可以零下十度穿着一条裤子过冬,终于我还是坚持不住跟桃桃一起当个正常人乖乖保暖加衣,北京这种鬼天气没有秋天,冬天直接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