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在这个无聊的凉爽的忙完了工作的周六上午,在格格的博客里发现了这个好玩的游戏。

        选择球员,有限花钱,合理排兵布阵,注册位置不可以客串。

        以下是我的决定:

     

        1,一亿两千万真不少,但买球员连个响儿都听不见,就花没了。

        2,我排的这个阵容显然左边是拜仁通道,右路是沙尔克区域。

        3,有关门将,1个诺伊尔等于8个布特的价钱,我必须要考虑性价比的因素。

        4,赫韦德斯多次客串边卫,于是为了给FF让地方放在边上。

        5,不是不想用胡梅尔斯,但问题还是钱。

        6,猪波拉打包放左路,基本上不假思索,但大毛和拉小姆真贵啊。

        7,我相信鲍姆约翰有潜力,虽然他目前有任何长处我暂时没看出来。

        8,霍尔特比,好吧,他好用而且便宜。

        9,舒波莫廷和亚科南都是非常好用的球员,如果你了解德甲,不会惊讶,最终我选择了莫廷。

     

        突然间,我心中闪过一丝邪念,排出了一个“诺伊尔的身心磨练”版的541

        指着这样的阵容,八成上了场,门将得被逼疯。你别看5个后卫,没一个顶用的。

        无关冒犯,只为娱乐,这是我的决定:

        1,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施大毛:不要捎上我)一样的队友。

        2,后卫线搁了三个中卫:默特萨克的悲剧转身,小巴德渴望用眼神就能杀死对方,德米比对方前锋还可怕。

        3,左扬森右施瓦布,你懂的,不解释。(小布,我又错了)

        4,奥特尔是拜仁无数惨剧的目击证人,经验丰富。施密茨是马加特的又一个看不顺眼。这哥俩儿应该合拍。

        5,小特讨厌防守,后撤神马的最讨厌了。佩佐尼是科隆的大仙,千万不要惹到他。

        6,加兰诺维奇,你早晚有一天身价也能达到三千万的,相信我。

      最后送一句话给小新:只有内心强大的门将,才能经历球场诸多磨难,战胜各种悲催。新季好运。

  •   今年的冬歇期真是短得很合时宜。
       
    记得上学时赵喆最喜欢跟我说的一句话便是“你的一切不如意都缘于德甲冬歇期”。那时不像现在,除了电视和报纸没有更多途径可以了解,整个儿一个睁眼瞎。
       
    现在可好,这一个月灵杰提供着拜仁的一切,而我提供着沙尔克04的一切。瞧瞧时光过得多快啊,我现在都混到指着沙尔克04挣钱了。Jaco教育我说,写着写着就写出感情了,我说我本来就很有感情,全然不顾天打雷劈。
       
    世界杯年,为了给国家队匀出更多的备战时间,往年要休到2月的德甲现在1月中旬就要开战。意甲英超西甲德甲中,可能联赛和国家队关系最为紧密的就是德甲了。对于联赛,算种拖累;对于德国队,绝对是福音。20年过去了,德国球员从以往的28岁之后大器晚成,悄然满场跑着20出头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今年夏天会发生什么,无数地想过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成活或惨死,以及这种成活或惨死之后所带来的相关的蝴蝶效应。
       
    整理家里的电脑,发现小角落里真是藏着无尽的宝藏。当年为了纪念小波在安联的第一场比赛,我特意存了2006年8月3日的联赛杯半决赛。那是猪波拉的左半扇儿第一次在拜仁上场,小卷小圣天使还都是又马力十足又朝气蓬勃,伦辛代替卡队出场,90分钟内滴水不漏,扑点球扑得那叫一个狠。
       
    那时的伦辛是我们的宝,但凡他替补卡队上场,拜仁几乎就没有输过球。我一直觉得伦宝从小到大都活在溺爱中,现在的境遇是他根本无法面对的。他在拜仁的一切已经完全跑偏了,心态、动作、表现、言论以及所有。
       
    下半场时,17岁的胡梅尔斯穿着拜仁慕尼黑的32号球衣上场,17岁的伯尼施穿着沙尔克04的31号球衣上场,两个人比着意气风发,哦,那些踢球的男孩们啊。
       
    我简直想骂人,我太想骂人了。这些人现在都死哪里去了,一个让克林斯曼卖到了多特蒙德,永久转会啊永久转会。而伯尼施刚刚钓到了奥地利小姐,球越踢越臭。
       
    当年17岁的厄齐尔穿着17号球衣已经进入了沙尔克04的首发,我总是分不清楚小阿和大阿,更何况他们还在一个队里,真不知道对方后卫有没有跟我一样的烦恼。镜头摇到替补席,诺伊尔坐在那里乖得简直不像话。他似乎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性格,表面安静但估计心里想着,看我怎么把罗斯特给挤搭走。
       
    老比赛看着真有乐子,我一直觉得人物关系的有趣才构成了足球比赛的深层味道。当然,车轮滚滚向前岁月不饶人,昔日的青训营小将今夏便会离开拜仁了,而下半段的联赛,我希望勒沃库森和沙尔克04加油。

  •     拖了很久没有写我的上海之行,于是有太多朋友催啊催啊。心里又温暖又不安。我也想写点什么,但又害怕具体的文字表现出来的感受不及内心的十分之一。
        记得《爱上女主播》里的刘永希曾经对尹响哲说过一句话,“这个夜晚对你只是人生中的普通一天,而我,却要指着它活三十年。”在上海的这些日子,我脑子里就不停地涌出这句话。我觉得贴切,比贴切还要贴切。
        很多很多的感受都不知从何说来,一直很宅的我第一次远行之后不愿回家,那四天上海的日日夜夜、流光溢彩,是我一辈子值得收藏的回忆。那支支持了超过十年的球队,那些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球员,当这一切真的站在面前,这些裸露在空气中的悄无声息愈加明显。
        比平常心还要更加平常心
        我比德国队早到了上海一天,因此我有时间从容地落脚和四处闲逛。
        之后的日子和莉莉与德国队朝夕相处,每天跟随并辗转于他们的行程中,我相信这是我这辈子离他们最近的一次,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在他们身上得出真正的判断。
        对于德国队的喜爱已经很多很多年了,现在的我早已过了顶峰状态。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态也越来越理智。而这次去上海,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看一看眼前真实的他们,用自己的心记住这一次相逢和他们的轮廓,可能这也是生命中唯一一次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他们。我这个人对于签名和合影都不太感兴趣,也没有其他的奢求。但在和他们接触的三天时间中,我还是拍了不少合影,请见到的球员签名。在德语白痴的情况下,英语成了救命稻草,而且签名的意义并不是在本子上留下的笔迹,而是接触他们的方式之一。
        在北京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地劝包子平常心,生怕梦想太多会令自己失落。有关德国队的消息和态度我早有耳闻。虽然内心贴得很近,但我们终归属于两个世界,他们是球星,走到哪里见到的都是疯狂的脸;我们是球迷,那一张一张疯狂的脸对他们可能早已疲倦。
        也正因为这样,对于任何我所得到的经历的,都异常珍惜。
        当我伸出手去握住小波的手
        在第二晚的训练后,小波用中文说“握个手吧”,我想也没想便伸出了右手,然后他用他的大手握紧我,我可以感受他粗糙而厚实的手掌,同我想像得差不多。握了几秒钟之后,我故作潇洒地和他说了句“波尔蒂回见”便扭头走了。事实证明,我是个反射弧非常长的人,当时并没有觉得如何,时过境迁之后,顿觉那一刻竟有些不真实。
        我相信小波在拜仁的三年没有白费。他始终是一个需要接受温暖,才能绽放笑容的人。在这一点上,谁也无法改变他的脾气秉性。
        在上海的三天,我觉得自己基本上和他混了一个脸熟,当然这种熟悉会随着他紧密的赛事而就像所有记者之于他那样慢慢消逝。我每天见到他会和他说你好,也每天都请他签许多个名字然后到处送人。
        有那样一颗行星,闪着自己的光亮,每个人抬头仰望都羡慕着它可以璀璨整个黑暗的夜空,但它自己知道,这刺眼的亮光究竟是用什么换来的。
        开始爱上上海 这里存着回忆
        29
    号的下午,我和莉莉在波特曼门口的长椅上坐着乘凉喝水休息。这是我们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了,也是比赛进行前的短暂平静时刻。我也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和他们一起身处上海,晚上的比赛结束了,我便会去杭州,他们也将前往迪拜,天各一方不再相逢。
        看着前面的车来车往,头顶上的梧桐树叶哗哗作响。上海仿佛很喜欢在路边种梧桐,花色的树皮和各色的树叶很能装点城市。我说我喜欢上上海了,这里的路人对我都是那么地友好,而且我也很习惯这个除了北京,最像北京的城市。
        在那天上午,我们在世贸艾美参加了发布会并且吃了午饭。我“偷”了德国队为了布置会场用的队旗,就像小猪在娱乐中心“偷”了游戏机一样。我把这个绿色的小旗子放在了我的包里,心想晚上可以让小猪在这上面签上名字。
        我的确是个很过份的人。用饭店的挺括一些的信纸让猪波拉签名,那些不是那么喜欢的球员我递过去的是自己采访用的条纹小本子,而这个队旗,我留给了小猪,在我心里,只有他可以在这上面签。事实证明当我有了想法的时候,往往都事与愿违,于是这个旗子现在静静地停在我的抽屉里,睡死过去。
        或者没有人懂得我心里的感受,没有人懂得当我离开上海时,我望着上海的八万人体育场迟迟不肯回过头来,直到视线消失,直到散不去的浓雾令我再也看不到那一座白色的城池。
        最后的夜晚schweinski拒绝了我
        我站在球门后看了90分钟的比赛,有关阵容和战术在这个角度想看得明白那是徒劳。我的身后是许多德迷MM,只可惜上半场球队是向另一个球门进攻的。
        赛前德国队照例有穿着长衣长裤踩球场的习惯,很多队员都很轻松。勒夫远远地看着他们,大比依然和球员们打成一片,而schweinski也永远往一块儿混、窃窃私语。傍晚五六点钟的上海体育场一片宁静,看台上还没有太多球迷,因此也没有太多喧闹。西边的看台还透过来晚霞的绯红色,令白色的球场柔和而暧昧。
        整个比赛过程中,我只记得小波进球时,我在一排中国记者中旁若无人地跳着欢呼着,然后转过身高举手臂,朝10看台握拳。是的,我希望他可以令我们骄傲。
        当终场哨吹响的时候,我其实很不能接受平局的比分。我跑到了球场回休息室的入口旁,看到小波趴在广告板上喝水。
        此后schweinski坐在替补席上不停地边聊天边东张西望。我看到他们之间空了一个位置,马上意识到如果我可以坐在他们的中间拍张照片这机会该有多宝贵。我跟小猪说我想同你和波尔蒂合影。他依然是那头不会拒绝别人的猪,手指朝下向我挥着,那意思是招呼过来坐。但球队的安保伯格曼先生却在我最不愿意遭到阻碍的时候拒绝了我的请求,然后居然巴拉巴拉把小猪说了一顿。
        我没有太多的失望和不情愿。可能就是因为心态好吧,总觉得已经得到太多,该知足了。
        随后我望着每一位球员一一而去,好在他们并没有喜怒形于色。诺伊尔冲我走过来,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抬眼望着。他拿起笔要过纸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看着他的眼睛,觉得很分外亲切没有陌生感,他脾气非常好,以至于我一点点都不怕他。想起昨天在发布会上的相遇,想起自己当着他的面儿藏拜仁的队徽被他鄙视嘲笑,我也知道我已经彻底输给他了。一个月后,他会去瑞典参加U21的比赛,我说我一定会熬夜看的,并祝福和祈祷他能夺冠。诺伊尔是我上海之行的意外收获,那感觉是有别于猪波拉的。
        此后我和莉莉同每一位球员打招呼,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惟独少了schweinski两个人。小波基本上直线走向大巴,然后他在大巴的上车处坐了下来。我站在他对面,中间隔着铁栅栏,目不转睛。我知道没有下次了,便希望把他的样子最后一次印在我的眼睛里。他拿着手机在发信息,间或抬起头来,我朝他微笑,然后他会很礼貌地回一个同样的表情。小猪也是这样,他没有和在场的任何一位中国记者交流,我喊了几声basti,他听到了,但是他转过身扭过头来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和手势。我有太多的理解,怎么可能强求,被爱的人不用道歉。

        我看着球场外的球迷全堆在栅栏外,同样盼着看他们最后一眼。此去一别,天涯海角。我见到了爱了十几年的球队,并且还要继续地爱下去。我想,德国队令我生命饱满,令我生活独特,他们是最特别的存在。我一定会在有生之年,看他们站在世界之巅。
        我始终觉得这是一场梦,当飞机落在北京的时候,我还睡着不想醒,不愿醒。

  •     本以为是起床来看德国队的最后一场,却看到整个比赛顺着我们的步伐进行。
        小组赛踢得无论如何不算好,甚至是磕磕绊绊、有惊无险。我们嘲笑着A弗和扬森谁比谁差,看着戈麦斯神奇的表现,还聊着居然就连胡特和库兰依都有自己的球迷,那是怎样的一群人们。德国队就像艘满目疮痍的战舰,淘汰赛中随时可能遇到冰山。心里也不敢有太多的期盼,害怕到时失望太大做不到平常心。
        世界杯后的这两年对于拜仁是特别的两年。第一年,我们成绩太差,连冠军杯都打不上;第二年,外援的到来的确提高了成绩,但球队里的德国年轻人渐渐迷失了方向。童话中飞翔的左翼完全毁损,曾经梦想的拜仁通道全面解体。一个反复着巴萨还是拜仁,并挽着一位宝马小姐击打着我们内心的固有承受方式;第二个失恋、热恋,在场上找不着北,活得越来越像个拜仁队长应有的态度;第三个消耗着自己的耐心,纵使克林斯曼的到来也依旧铁了安联的心。
        所以我甚至是做好了准备来迎接这届欧锦赛的,想像着这可能是一支不来梅或沙尔克的国家队,如果我是勒夫也不可能死抱着一个联赛替补前锋,过了意气用事的时候。我是害怕葡萄牙的,也是害怕C罗的。那句如果你怕了完全是用来自己吓唬自己完壮胆的。我想过无数个死法,也想过那种丢人的结局。0-3,甚至还多。然后次日网络纸媒上铺天盖地的辱骂之声,所有的黄健翔之流们站出来标榜着技术流派的不可逆转。更要命的是,我想像着赛后C罗那一脸的狂妄面对着失利流泪的队长的时候,我就喘不出气来。
        赛前的时候,用这样的一条新闻来给自己加油和暗示。希望小猪能来圆这个场。而比赛的开局好得让人都不敢相信,觉得幸福降临得太快我却没有张开嘴,估计饼全都得砸我脸上了。已经不再迷恋schweinski了,但是他们的进球却出现在了最紧要的时刻,最令我不敢有期待的时刻。里卡多对着小猪就像他向往的表现一样,也算正常发挥了。淘汰赛果然看着比小组赛精彩多了,我喜欢这种每场比赛要分胜负的赛制,非彼即此,你死我活,这才是竞技体育。还记得世界杯的时候小猪的脱衣,摊手,等等的一切。才两年时间,他脸上的神情已经完完全全变了。两年时间完全改变了拜仁阵中许多人的心气儿。因此当小猪红着眼睛拥抱小波的时候,当他们跪在地上紧紧拥抱的时候,我的心都软了。
        C罗的这两年,我也是服气他在英超的表现的。心中对比着schweinski却渡过了如何的岁月,不升反降。德国球员仿佛就真的是给大赛准备的,就像娇娇调侃得一般,谁说德甲是三流联赛,叫里卡多德科他们过来励练一下吧。 
        我们始终领先,心里也曾有过小小波动。

        但是终归,我对他们也是放心的吧。
        更可喜的是,他们用德国人的方式进球和赢球。
        当最佳女婿和扬森上场的时候,看着计分牌举起四分钟。开始紧张,站着把最后的时刻看完。schuming发短信来说小波和小猪漫步球场看得她心里温热。那时的我都关了电视,躺在床上笑着睡觉了。现在的我无心萌爱,只想他们赢球,他们站在欧洲之巅。
        下场比赛我们克罗地亚和土耳其的胜者,每次进决赛都是艰难的路程,我为德国队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