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我坐在父母家的小阳台上,写写周报,随处看看。一个周日的午后,头发散了下来,缓解马尾的束缚。此时客厅的风溜出来轻轻抚摸着我,无事放心头。

        身后有两棵大杨树,它的年龄指定比我大了许多。树真是一种顽强的存在,年复一年,履行着责任,冬暖夏凉。我喜欢树的姿态,每一棵都不一样,而长在窗外的杨树,它知道我许多年的心事。从懵懂到成熟。

        好久没在这里说话了,也好久没有和杨树说话了。我太忙了,他也太忙了,我们把时间都留给了彼此。还不够。我爱上了一个人,在他问了太多次“可以接受我么”之后,我说明明爱得更多的是我。这感觉很好。我们大口呼吸,我们感恩生活,我们努力赚钱,然后他问是提拉米苏好吃,还是他更好吃。

        杨树叶子哗哗地响动着,喂,你看站在面前的我,在想他惦记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