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我坐在父母家的小阳台上,写写周报,随处看看。一个周日的午后,头发散了下来,缓解马尾的束缚。此时客厅的风溜出来轻轻抚摸着我,无事放心头。

        身后有两棵大杨树,它的年龄指定比我大了许多。树真是一种顽强的存在,年复一年,履行着责任,冬暖夏凉。我喜欢树的姿态,每一棵都不一样,而长在窗外的杨树,它知道我许多年的心事。从懵懂到成熟。

        好久没在这里说话了,也好久没有和杨树说话了。我太忙了,他也太忙了,我们把时间都留给了彼此。还不够。我爱上了一个人,在他问了太多次“可以接受我么”之后,我说明明爱得更多的是我。这感觉很好。我们大口呼吸,我们感恩生活,我们努力赚钱,然后他问是提拉米苏好吃,还是他更好吃。

        杨树叶子哗哗地响动着,喂,你看站在面前的我,在想他惦记着他。

  •     昨晚一连看了两个电影,其一是《美味情缘》,其二是《暗香》。
       
    前者是凯瑟琳泽塔琼斯演的翻拍片。美食,美女,美好的感情,一部刚刚开头便能猜得出结尾看着不累的甜片。后者是电视电影,甚至看着都没有胶片的味道,但剧终之时,也会觉得收获那些出乎意料的华美和感动。
       
    《美味情缘》是凯瑟琳泽塔琼斯结婚生子之后的复出之作。她扮演的凯特在戏中抚养着过世姐姐的女儿佐伊,她的职业是一家餐厅的主厨,拥有着极佳的工作效率和决策能力,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和处事方式。然后凯特在工作中碰到了一个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的尼克。一条没有起伏的柔和曲线碰到了上上下下的正弦曲线,尼克能够帮她哄好佐伊,也能做出美味的提拉米苏,纠正着凯特“厨房便是全部人生”的论调。
       
    故事的最终结尾是他们双双辞去了工作,而在街角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餐馆,名字叫做佐伊·凯特·尼克餐厅。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佐伊旋转着自家店的可爱招牌,一家三口,忙忙碌碌;而前来吃饭的客人,坐在街头,配着红色店面,一幅美好画面。
       
    我喜欢看凯特细心地准备那些食物,喜欢看她和尼克互相盘问法国菜的三个关键要素。某些同行之间是冤家,永远争争吵吵无法相爱,但凯特和尼克在也经历了一些矛盾冲突之后,仍然能够坐在一起,面对着那盒诱人的提拉米苏谈情说爱。
       
    提拉米苏在意大利原文中,“Tira”提、拉的意思,“Mi”“Su”往上,合起来的意思就是带我走。如果爱上了一个人,只要给对方一块提拉米苏,就意味着将真心交付,愿意与其远走天涯。《美味情缘》成了意大利美食的普及教学片和活广告,这个说法听上去浪漫极了。 
        当然,在戏里感情戏的较量中,尼克很有技巧。他会抹去凯特嘴角的奶油放进自己嘴里,还会欲擒故纵地在亲吻时,不亲到对方。对于孩子,他哄着佐伊在家里搭帐篷露营,哪个小姑娘会不喜欢这样的夜晚呢。又是一个男人和孩子的故事,百看不厌。
       
    凯瑟琳泽塔琼斯比原来更美了,我不喜欢此前的艳丽闪亮反而觉得穿着围裙穿梭于厨房的她真是漂亮到家了。要说最美还是和客人发生争吵那场景,她叉着一块生牛肉摔在桌子上,一手抻下桌布然后叉腰瞪眼的样子。美食不如美器,美器不如美厨娘。电影剧情发展得很慢很平缓,或许有人会说有点闷,但我偏爱这类浪漫爱情喜剧,觉得看着舒心放松。它太适合周末的夜晚,或是伴着点心吃的下午茶。

        《暗香》这电影,便更有意思了。简单来说,他讲述了一个子承父业的故事,刘明是一个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孩子,他从一开始排斥父亲修脚工的职业,到逐渐接受、发现、热爱,并一心决定不让这门手艺失传。芭蕾舞团的演员们是这个行业的主要服务对象,于是刘明在接触之中喜欢上了舞台上最美的那只天鹅。这个男孩从一个胡同串子到有责任心有担当的手艺人,通过自己的父亲、老主顾和舞蹈演员们慢慢自觉身上责任重大。
       
    这戏里无时无处不用强烈的对比在提醒着人生中巨大的差异性。刘明家住在大杂院里,生活气息浓重,而芭蕾舞房高大明亮,排练场景通透。修脚工是许多人看不起的职业,刘明用自己的故事经历着从不理解到理解的过程。对于北京味儿浓重的这类艺术载体,我永远热情高涨。
       
    在刘明的生活中出现了两个女孩,一个是四川姑娘水仙,另一个是圣洁的白天鹅。在左和右之间,最终他和水仙走到了一起。这是一个生活片通常最终的结尾,平常人家的日子毕竟不是爱情偶像剧。
       
    这部戏的导演和演员都不是什么出名的艺人和明星,而且相信电视电影这样一种形式使得《暗香》不同于上映的电影和票房高涨的大片。没有太多人看过,估计我写出来,也很难找到共鸣吧。

     

        于是,这两部电影带我又回到了现在越来越热衷的一个话题上,便是手艺二字。
       
    记得有一天的晚餐桌上,我听着几个朋友勾画他们孩子的未来,没有上过清华北大的我们于是把顶尖高等学府作为了下一代梦想的寄托。这是一种老生常谈的论道,一点都不新鲜,于是我也不急着打断。我一边慢慢吃,一边听着别人规划他没有权利规划的人生,我听着他设想并不属于他的未来,觉得乏味。
       
    待他说完,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难道人的一生都需要上过大学么。难道上大学的话,只有清华北大么。生活是否幸福,事业其实所占少于50%的比例。并且,现在越来越坚信。
       
    我接触过各种各样职业的人,深知精通和热爱的力量。比起写字楼里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我渐渐地认为工作性质的特殊,从事工作的独特性才是重中之重。有一把好嗓子,便可以一辈子登台靠它吃饭,有一个好鼻子,才能做香水鉴定师,更有些人,他们靠着与生俱来的灵感,成为作家或画家,这就是所谓的老天爷赏饭吃。
       
    我认识一些发型师、古玩鉴赏家、俱乐部里的陪练、钢琴调音师、美甲师、等等。他们可能没有上过大学,但他们每一个都是自己行业里的人中翘楚,凭手艺吃饭,凭本事赚钱,自信得很,高贵得很。就像《美味情缘》里的尼克和凯瑟琳,也像《暗香》里为芭蕾舞演员服务的刘家父子,手艺精湛。
       
    职业不分贵贱,只有不走独木桥才知天地广阔得很。都什么年代了,还叫孩子一条路只能上大学?行行出状元,热爱才能做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