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刚才笑笑AT我有关多特蒙德的旅行,于是便令我想起还是应该写点什么来纪念一下这个总冠军。
        在这个春天,我特别有幸参与了一把北京金隅的疯狂之路。个中滋味,实难描述。直到今天,我仍然看到那些夺冠的画面会泪眼婆娑,讲不清楚是为了什么。肯定不仅仅是篮球的原因,更多是牵连到对这座城市的感情吧。
        去年冬天,由于同事回老家,我莫名其妙地开始接手北京金隅,一开始甚至连常规赛和季后赛的设置都不清楚。慢慢看,慢慢学,竟也生出几分兴趣和热情。也因为我是那个最适合接这个项目的人,中超结束,时间充裕,而且家离得也近,蹓跶着就能去球馆里转一圈。
        北京队的十三连胜我并没有看到,接手便是九战八负,那时落了一个灾星的称号,以供同事朋友笑言。似乎困难总能让人思考,快速生长,就像北京队在山西受到了委屈,便令球队更加团结一样。我第一年跑篮球,就和菜鸟第一年打中职篮一样,同样跑到了总决赛总冠军,真是感觉非常幸运。
        自从零九年国安夺冠,似乎这个城市就好久没有这样过了。无论何种非议,这个冠军,对这座城这些人都意义重大。我永远都忘不了,当时看着球队疯狂,眼泪落下的感受。我以为我太感性了,但身边的其他记者们也全都在哭,我以为我太年轻了,但身边的梁叔等老家伙们也是老泪纵横。人生能有几次感同身受地为幸福而哭呢,我想那天得算浓重的一笔。
        在五棵松场外,建造了一座马布里的雕塑。我认为这件事情没什么大不了,他值得这一切。马政委像神一般存在,他和北京队互相成就,冠军是对彼此的最高褒奖。只是总多想一步的我,脑海中却时时想象未来的某天,他会老去,他会退役,他会离开,以及等等不那么平顺的日子。甚至天翻地覆都要还回去的景象。至此,停住,不能再继续想下去了。
        当笑笑在威斯特法伦的南看台拍照时,我正坐在五棵松看篮球,我俩心想,这世界真是疯狂了,错乱了。

  • 我是岚岚,代主人写,因为铮铮太激动,此刻的状态就跟《范进中举》的胡屠户似的。
    首先要祝贺德国队,祝贺所有德国队的球迷朋友,当然更要祝贺你——兰兰!还要祝贺舒米,相信这会儿他一定乐坏了。
    兰兰,谢谢你对于我的理解,你明白我正如我明白你一样!你有多爱德国我就有多爱阿根廷!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结局,真的,尽管遗憾,但没有输家。感谢卡恩,是你在今天温暖了我的心!辞穷ing~~
    兰兰,你来之后自己再写点吧,我知道你一定有很多话想说。真心地祝福你!

    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 !
    the truth is I never left you.
    all through my wild days.
    my mad existence.
    I kept my promise.
    don't keep your distance.
    the answer was here all the time.
    I love you and hope you love me !
     
     
        上面的文字来自于岚岚,在那个难掩激情的夜里,我没有工夫没有头绪来写点什么,好在岚岚明白我,帮我永远存下了这个时间:这个夜里的三点,我们没有困倦、心绪难平。
       
    这个周末就一直和桃桃一起,横横竖竖地躺在沙发上,看《半路夫妻》,看《零距离》,傍晚时分痛快地出去喝到极限才回家,然后发疯一样说去买一个蛋糕就去买一个蛋糕,上面还得写着peach&linda,说想喝点喜乐就去买了两排喜乐,一起吃着大块奶油一起看英格兰队踢点球踢成那个样子,心里不免偷笑,只有唯一受了德国人熏陶的哈格里夫斯才过了唯一的点球心理关。
       
    我没有指望着德国队能进四强,因为从实力从场面以及各方面来说,我们技不如人。以至于在比赛之前我还在琢磨如果淘汰了之后,我要写一些什么,如果淘汰了之后,那么我的世界杯真的结束了。好在,德国队比我坚强,小熊比我坚强,克洛泽比我坚强,莱曼比我坚强。他们做到了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岚岚说我有多支持德国她就有多支持阿根廷,因为设身处地我也能了解到她有多么的失望多么的难过,特别是多么的不服气。整场比赛阿根廷踢得比德国好,脚下球的控制也比德国更加从容不迫,踢到点球这份上已经没有什么谁输谁赢了,比到点球也就无关技术,而就是心理、意志上的较量了。太多人喜欢阿根廷,我明白,我也看好这支阿根廷,觉得这场比赛谁能过那么谁就有可能走到最后。只不过淘汰赛就是一件残忍的事,没办法。喜欢和支持德国队有许多年了,第一次看五大联赛就是德甲,第一次看欧锦赛就是德国夺冠,年头久远,以至于太有发言权对德国队指指点点,指手划脚,挑三拣四。好多人知道,我在这两年一直是“反德国”的,甚至是世界杯已经开踢了,我还说过我希望前锋进球,后边使劲丢球,如果输球也好,让克林斯曼早早滚蛋。
       
    这样吧,如果德国再赢两场比赛,那么我在这里公开向克林斯曼道歉(估计好多人盼着呢,盼着我怎么抽自己大嘴巴呢,嘿嘿)。
       
    下一场又来到了威斯特法伦,会输吗?那块草不会让我们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