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法新社消息,今年624日起,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为缓解工作日地铁早高峰载客量过大,推出了一项新举措。

         在周一至周五的早745分之前,乘客从位于市区的16个地铁站出站,无需付费;745分至8点之间出站,从这些地铁站出站可享受0.5新元折扣。

        今天,中新网消息,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进一步加强轨道交通运营安全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出北京将制定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并择机出台。言称希望通过价格杠杆可以分流并降低风险。

        对啊,既然要改变早晚高峰拥挤,那提高票价好了,正如嫌弃出租车服务不好的话,那就提价吧。空气不好?汽油涨价。奶粉不好?限购出台。简单粗暴得很。这里什么都不缺,凡事皆不需要温柔对待,而且达到了不讲理的地步。

        甚至,对于北京的种种,我最近总是越来越泄气,也敏感地读出了另外一种意味:“加剧这个城市的恶化吧,拖着它来到承载力的边缘,使得这里不再梦寐以求。”

     

  •     看了小葵的空间我挺无地自容的,人家更新的非常好,图片做了logo,文字选了字体,步步留心,时时在意,恩?林黛玉?
        嘿嘿,于是今天的我也准备在这个月的最后几天再写点什么东西出来。夏天来了,其实我是恨夏天的,我讨厌时时刻刻的大太阳,这让生活有了局限性,出去玩吧?天太热!去吃火锅吧?天太热!所以每年夏天的我都过得很痛苦,一天天算着初伏中伏和终伏过日子。恨不得想躲在家里一个月不出门,守着空调西瓜和网线。我是个几乎不穿裙子的人,所以夏天对我来说算不上多姿多彩,游泳这类活动我也多半放在冬天进行,在水池子里煮饺子我可受不了。我的生活于是在这个季节没有欢笑只有逃避,米雨去吃喜欢的酸汤鱼,小葵捧着一把荷花傻笑,只有我,不知道每天有什么变化,盘算着自己的将来,打发着自己的现在。日复一日的地铁站,日复一日的和合谷,日复一日的流水帐。
        有点厌烦。曾经的我,纵然忙碌,我亦喜欢。但现在决然不是了。就像那天我坐在闷热的地铁里,发现我的手机和播放器全部都一点电没有了,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我便也像它们一样马上没了电力。曾几何时我是需要这些东西来填满我的生活,就像之前msn死掉的那几天无数人抓狂一样,我也是其中一员。有时候,事情总是扭曲得就好像它在它的自然状态一样,现在我就是这个死样。活得需求量很大,活得脾气很大。
        有人说,工作就是一个挣钱的途径,我还是不死心。我希望某一天我说,纵已多情,我甘自愿。
        Hechendorf的湖边很遥远,但是,吼吼,明白我所向往的是什么就好。
  •   六一本该是孩子的节日,可是我们这堆大人,却依然至死不渝地欢度着这个日子,为了我们至死不渝的童心。
       
    想想小时候,真的没把这日子当回事,觉得不就是可以少上点儿课嘛,不就是可以早回会儿家嘛,不就是可以利用学习时间搞点儿演出什么的嘛。但现在,发现能上个幼儿园简直就是享受啊,能吃能住能玩的为什么当年的我却不爱去呢!去幼儿园,每天中午都有床和被子可以舒服的睡觉(就算尿了床也不算什么罪过),可我就是不想睡。现在可好,有时困得不行也没地方睡去。最近白天脑子纷乱,晚上忙着写字,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蚕食着我的睡眠。幸福有时可以说得很大,我要这个我要那个,但有时也很简单,我只要睡得饱饱,睡足觉。
       
    于是,我决定。这个六一,睡一个好觉,算是给自己的奖赏。

      P.S.好久没去过西单了,那天路过,发现地铁站内居然变得这么妖孽,从天到地甚至连柱子都不放过被阿迪达斯包了个透,哈哈,真想把巨副的小猪撕下来带回家。

  •     今天在地铁站里看到贴的一张一张的大字报,上面盖着好几排大红戳,后来仔细一看,才知道是多少部门联合决定,月票要改革了。
        
    我站在那里读了半天,发现新的使用规则定得快赶上
    FIA为排位赛定的新规则的那种混乱了。原来的地铁月票每个月要50块钱,如果想买与公交车联合的月票需要80块。现在估计觉得纸制的月票太土了,所以打算换成卡式的,然后可以每张卡卖个工本费20块钱,再把原来的50块涨价到60块,最后还要限次,每个月可以坐140次。
       
    明了改革,暗了其实就是涨价,并且自己给自己制造拥堵。
       
    据说公交车以后的坐法就更复杂了,复杂得我都说不清楚。我听着这个,觉得这方法一定是一些坐着奥迪
    A6上下班的人想出来的法子。他们没有乘坐过高峰时间的公共交通工具,光会照搬国外的模式。想想也真恐怖,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北京,真的进入了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时代了。
       
    和卖票的阿姨聊天,她说看着吧,到那天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