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当我们开始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试问自己足够了解他吗?了解他的所有故事和全部生平吗?在我尚未出现的那些年月里他经历过什么?然而了解是成为爱的必要前提吗?如果没有了解,那么我所爱上的人,究竟是我关于他的幻觉还是部分真实的他自己?这一切都没有答案。并将永远没有答案。

        这段话来自包小兔,我中午看到,特别特别有感触。今天是这一年中空气最最糟糕的时刻,虽然是正午但窗外灰黑如入夜。我开始思考这座城市是否真的适合居住,并且头一次有了应对的念头。

        北京不是一天两天这个样子,但是真正让我难过的却是这一刻。可能原是他为了陪我才也在北京。过往书里的诗句都在写希望相爱的人步步相随,可现在我却在往外轰赶,希望他离开吧,快回家去,暂时地逃离北京。

        所以爱究竟几何。是能够让人时时惦念,还是伟大的爱都会懂得放手的重量。北京的脏空气,不但让人呼吸困难,还让我左右为难。这些话说来有些晦涩,事情的根本也和小兔的原意有些出入,坏天气,如果没有强大的内心喜悦所平衡,总还是会被影响到。所以原本,孤单本就是孤单,外界不过是让孤单轮廓更加清楚。有关对抗孤单的能力,我也一直在修炼。

        真的是对不起,我这颗心,分外难过,又总是想太多。

  •     法新社消息,今年624日起,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为缓解工作日地铁早高峰载客量过大,推出了一项新举措。

         在周一至周五的早745分之前,乘客从位于市区的16个地铁站出站,无需付费;745分至8点之间出站,从这些地铁站出站可享受0.5新元折扣。

        今天,中新网消息,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了《进一步加强轨道交通运营安全工作方案的通知》,明确提出北京将制定高峰时段票价差别化方案并择机出台。言称希望通过价格杠杆可以分流并降低风险。

        对啊,既然要改变早晚高峰拥挤,那提高票价好了,正如嫌弃出租车服务不好的话,那就提价吧。空气不好?汽油涨价。奶粉不好?限购出台。简单粗暴得很。这里什么都不缺,凡事皆不需要温柔对待,而且达到了不讲理的地步。

        甚至,对于北京的种种,我最近总是越来越泄气,也敏感地读出了另外一种意味:“加剧这个城市的恶化吧,拖着它来到承载力的边缘,使得这里不再梦寐以求。”

     

  •     这几天大家都在讨论俯卧撑、奥运10元币等等,估计几天前上海闸北公安局里的一片鲜血已经无人过问了。
        杨佳,这个名字,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一个北京小伙,赤手空拳只有一把刀。
    来到闸北区政法办公大楼,故意杀人,6名警察死,3 名警察伤,1名保安受伤。恶性袭警,目前已经被羁押。
        稍后几天,上海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杨佳因自行车被扣押而不满警察的处理办法,而与警局多次交涉未果,而选择极端方式。并且,在当事人被依法批捕之后,也已经把某造谣杨佳被公安殴打至失去生育能力的发布者捉拿归案。
        近来总是有看上去不那么和谐,甚至是相当不和谐的事情发生。除了瓮安事件、陕西警民冲突事件等等,上海的这一次可能是离我们最近最现实的血案,它可能就发生在市民周围,就发生在我们平常上下班的街道,可能刚刚路过转眼便拉着警戒,然后里面一片血腥。08年注定是中国不凡的一年,除了奥运,相伴奥运左右这些不该发生的、和注定要发生的因果构成了多年后我们对今年的回忆。智者遇到凡事都喜欢问个“为什么”。身边朋友分手了,定有原因;父母打了孩子,不会平白无故。而人命关天的大事,而且是6条人命,也总有来龙去脉。
        我只认识一个女警察,是因为我们同在杨庄游泳馆游泳而遇到的。除此之外,我的生活中并没有太多警察朋友,因此我对警察的印象都是通过公事公办、他们秉着公执着法的时候留下的。而杨佳这一次的事件如果仅仅是新闻发布会上的借口,那么,我只能说,警察的命就那么不值钱,是你们自己不珍惜那白白死掉的6条生命。最终,没有人站出来负责。
        这件事让我想起了很久之前,美国校园里那个韩国人开枪的事件。发生这种事情于谁都是悲惨的结果。在悼念的时候,美国人把那个韩国男生的名字也列入悼念的名单,并且为他点一盏灯、鸣一响钟、放了一朵白玫瑰,而这整个过程并没有一个美国学生家长反对,觉得凶手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比起那些无辜的孩子们,这个凶手的人生是更加痛苦的里程。他需要帮助,没有人伸出手来;他需要倾诉,没有人接纳。有时候,一道藩篱,近在咫尺,平常的小事情、小关心都能改变某人某事的一生。这话不假。
        所以杨佳这个凶手,如果不是经历了绝境,如果不是无望生存,那么究竟是什么让他铤而走险,决定迈出这置之生死的一步棋。社会生活越来越快速,有人要发展,但有人连生存都是困难。谁来关心异乡的艰难打拼的人。而与警察打交道的经历你我都有,可以猜想出来那是一种什么遭遇什么境地。所以虽然受害的是文职警察,是无辜。但这件事情或许可以给公安系统一些警示和影响。那6条生命抵杨佳一个人是重了一些,但如果把长年以来所有的怨恨和冤仇都算上的话,恐怕还不够。从积极的意义来说,我们每一个人今后都应该好自为之,面对弱小给予帮助,一心虔诚乐善好施。这世上总有因果,别太得瑟。
        杨佳注定一死了,我也相信,他已经无数次地想过后果。所以,他应该是不怕的吧。这次事件过后,估计只能徒留那6名无辜的警察家属暗自伤心了。
  •     今天,北京难得一天的雨.经过了将近一星期的暑热,终于被密密麻麻的雨布所包围并消灭,天气预报的温度是26度,是昨天空调定的温度.夏天是我最讨厌的季节,想想夏天对于我们来说,也不过是可以游泳,可以穿裙子.可我不是.第一,冬天才是我游泳的季节,第二,我不喜欢穿裙子.另外,蚊子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灭绝了啊?
       
    前几天湿度太大,能见度极低,水气沼沼的感觉像是盆地.而今天,透过被雨擦干净的玻璃看窗外,好清楚啊,看叶子绿得发亮,看一个个水坑都清沏得很.这种从模糊到清晰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前年眼睛做完手术拆开纱布的那一刹那,也是这样,突然就变得明亮.据说因为南方这样的梅雨天很多所以南方姑娘常常沐浴在湿气中显得比北京姑娘水灵得多!是啊,有道理,要说皮肤,的确普遍北京女孩没什么骄傲,我也很不好,缺水得厉害;不过我宁愿被沙尘暴被西北风吹出一脸雀斑也不愿意身上粘粘的.
        我喜欢干燥的天气,喜欢干热,也喜欢银装素裹干冷干冷的北京,这才是我从小到大习惯了的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