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我曾经和某个人提过去音乐节的事情,“亲爱的,我也要去草原,我想和你一起。”
        其实不用等对方开口,我也知道他并不愿意带我去,果然,“乖,宝贝儿,你不会适应的,你受不了日晒雨淋。”
        我不是那种强求的人。自然知道在拒绝下挣扎也是自讨没趣。在他眼里,我是听交响乐我的祖国的那号人,娇气,娇情,不躁,八成受不了跟他在满天星空的草原上POGO
        这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只是今天在听郝云演唱会时突然想起了。

        或许我的这段走神和回忆,也是因为从live house一路唱到了保利,有关场所和音乐的关系,便让我更加愿意费些心神琢磨。音乐节有音乐节的上风上水,音乐厅和音乐厅的高耸挺拔。

        下午的时候,我和小葵聊着有关婚礼的模式,交换着能否光结婚只接吻不吃饭这样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婚礼梦想。
        晚上,云总就唱了一首那么琴瑟甚笃天长地久的歌儿,答案轻易就有了。不买,不私奔,哪也不去,沙发上安心的打呼噜,就要这样的日子。
        朵朵啊,50
    岁的男人,也还不算老。风韵犹存,哦,这是什么词儿啊,风韵犹存。

        小葵说,这或许就是你和云总的缘分吧,来来回回,还是去了。
        老觉得他名字这两个字写出来挺别扭。郝是一个特别俗气的姓氏,可云朵又太过柔软缠绵,不搭。而且真的不是那么一号人。
        郝一朵云。
        云总说,怎么那么像一妇女用品呢。

        爱情肯定不是主题,北京也不完全是,成长,才是最最挫骨的折磨吧。沙罗曼蛇的图案,赤色要塞接到人质之后升级火炮,轻易就骗了我的眼泪。
        我们,一天一天的成长,没有原因的疏离,重复有序的生活,无论对待好的坏的都有着一种不出圈儿的
    合乎德性的态度,心里在呐喊,空气污浊也没关系,人人灰蒙蒙的,看不出来。

        可这个世界再粗糙,仍然很想不光只会砌词造句。这个夜晚,我时时刻刻都在被感动。
        当男人沙哑时,嘹亮的女声。我甚至听出了那层层叠叠的相濡以沫的味道。

        还有那句国安必胜。
        几天前的中超颁奖礼,我看着那位老球迷诉说忠心,想到的全是近来球队中难以令人理解的所作所为,它不容易让人亲近,偶尔还
    颠倒是非。
        “我觉得国安很恶心。”
        说出来时,我自己也难过极了。
        可是在云总的演唱会上,一句国安必胜,真是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结束语了。

        可深入,可细致,可铺陈。四大皆空也好,大闹天空也行,明天一早,我还要去修电脑,下午要到足协求爷爷告奶奶地约采访。理想这个词啊,岌岌可危,情绪不高。当然,走错一步,也不一定不是好风景。
        “多唱点儿挣钱的歌,也是为了能多唱点儿沙发上的歌。”

  •     今天早上洗澡时,我妈敲了敲浴室的门,问我要不要擦背。

        “好啊,进来吧。”在她帮完我的忙之后,我笑着说了句“谢谢”。于是我妈不干了,她一边脱掉湿的拖鞋一边说“这么客气干嘛,来劲啊你,讨厌。”

        我家从来都是这样。“谢谢”很少说,而且我从来不和父母使用“您”这个字。从小到大,和他们的关系都很轻松自在。父母从没强求过我什么,不想学琴就不学,不想出国就不出,上什么学校做什么工作都很随意。甚至很多次交谈中,我还会责怪为什么他们一直这么无欲无求的。

        在太多时候,我感谢他们。有某些时刻,我稍稍埋怨。

        我妈常说,不想孩子不开心,于是我从生下来就开始自然放养。我爸更是,管他要一万块,和给他一万块,脸色没有任何不同,我觉得他才是真的做到了宠辱不惊,身外之物本身就只是生活重心的辅助。

        有关父母之道,每个家庭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什么样的父母什么样的孩子这话一点儿错都没有。我并不反对对家人表达爱意,但适用于我家的方式便是这样,如果哪天彼此之间真要外道起来,那才是发生了什么而有些奇怪。温柔对待和适合的相处方式并不是矛盾,这个世界在太多时候都显得过于生硬,因此家真是最后的轻快舒缓了。

        小家是自己的屋檐,大家是北京城。宣武和崇文彻底从北京的行政区划中消失了。这个消息并不是头次听说,但年年那些荒唐的议题和决定早已使得北京人百毒不侵了。我们排外?是啊,我们排外!北京人排外!一成的本地人排外地接受了九成的外来人口在这个要爆炸的北京安家。每个城市都能有自己的东城区和西城区,但只有北京城才有宣武门和崇文门。城门已经拆了,现在就连名称也已经要消失了。

        九十年代初期,我爱我家里贾媛媛的作文中写到:北京啊,紧挨着首都。当年的病句,搁到现在却越来越有味道了。

        中轴线上出现了个钢铁鸟巢,人民大会堂边上有个天外来物,宣武和崇文的消失从此四九城的概念也没了。至于什么西直门运水,朝阳门送粮,阜成门走煤,德胜门凯旋,崇文门进酒,宣武门过囚,内九外七皇城四这些典故,将来如果连我这个做妈妈的都快不记得了,怎么给自己的孩子去讲述?又或者孩子才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呢,他们喝着可乐看日本的漫画,讲普通话而不是北京话,不懂酸梅汤蒲叶扇能泌人心脾降暑气。就像当这一纸决定下达和发布之时,没有人考虑过本地人的感情;也像前几天看过了《入殓师》后和小葵的交谈:政府没有关爱、体谅和洞察北京人的感情,我们连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对待,更何况死后能有小林大悟一般被给予温柔礼遇。

        生活不是容易的,越来越多的难以接受生硬地打湿每个人冰凉的全身。因此一家人,更要相亲相爱,关上门窗的这方空间是我们难得的安全感,要珍惜。

  •     明天就是明年了。
        不会放假,反而元旦三天都会忙都要工作。其实自己也习惯了,一直就是别人上班我休假,别人休假我上班。2008年我收获颇多、损失惨重,在此不赘述,反正也就是那些劳什子破事儿。期待明年铮铮日上。
        上周和岚岚去了故宫。比起一个绍兴人对那里的向往,我觉得自己比她更期待。作为土生土长的北京柴伙儿妞儿,我觉得故宫真好真讲究,宽敞、暖和、气派、皇朝家私、独立花园,这房子得多少钱一平啊!
        当我们经过午门的时候,有两个途经此地的中年女游客在吵架。听不真切,总之是有关金额和景点的常见纠纷。周围买地图的中外游客和介绍一日游的小贩们围在外面看着她们咆哮。我琢磨着如若倒退一百年,估计她们在这里叫嚣,便可以直接在此地行刑了。
        故宫经历着悠久的历史和沧海巨变,每一个宫和殿都讲述着当年的传说故事与血海深仇。纪晓岚在这里奋笔直书,慈禧在这里垂帘听政、珍妃和瑾妃在这里领教着爱情的囫囵,每一段有关中国的往事都在红墙内上演。看着雕龙扶手上方的那块“正大光明”牌匾,我觉得那龙椅真是世上最不正大光明的地方。多少深宫秘史,多少争权夺势,多少死于非命,长约几公里的萧墙和宽阔护城河使得故宫成为了独立的森严城堡。如此说来,温馨与居住面积又没有着直接的关系,现代的北京人住得拥挤,但比他们幸福。
        岚岚站在储秀宫前寻思着原来就是这里上演着金枝欲孽,我站在景阳宫里想起苏有朋。原来,我们都是被电视剧毒害的一代。故宫给我喘气困难的厚重感,这和游览其他古迹是明显不同的。
        当我站在保和殿的平台上,向右望去可以看到朝阳门外的“铁裤衩儿”,向左是繁华的金融街大厦,南有永定门,北有景山钟鼓楼,数千年的北京尽收眼底,古典与繁华重叠着显影构图。那一刻,我发现自己是这么爱这个城市。同时,大殿前吹过的冷风很是让人醍醐灌顶。天是篮色,金黄屋顶满眼。我觉得自己比浦仪幸福多了,当年他在皇宫里骑着庄士敦送的自行车就高兴得不行,如果能看到今日这一番景色也不知是悲是喜。传说风烛残年的他独行登上太和殿,对那里守卫皇帝龙椅的孩子红卫兵说“我是中国的皇帝”。
        我觉得这个故事特别有画面感,暖红的北京的夕阳夕照下,孤独落寞的老人弯弯的背景,历史的舞台走到这里不再允许他粉墨登场,末代皇帝的生活和境地甚至还比不上现代一个普通的凡人。时代不同了,Henry Pu先生一定想不到星巴克可以开到他家里,更想不到北京从南到北的中轴线上现在多了一个铁钢鸟窝。
        游故宫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直到斜阳西下管理员催着客人们离开。我想我是没逛够也没拍够,改天还会再来。
  •     87日是节气立秋,终于我可以不在夏天碎碎念了。在北京有一个“贴秋膘”的习惯,那意思是一夏天的暑热人们都没有什么胃口去吃一些荤星,于是天气转凉了,就是一个大补的好机会,吃肉是一定的,还得琢磨着怎么吃着痛快,是煮还是炖!
        我倒是没有玩命吃肉,但是这个夏天,有两样东西我消耗了无数,一就是珍珠奶茶,二就是果冻。貌似这两个食品都不太环保,好吧,我对不起节能型社会,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上周体会了生病的痛苦,然后昨天莹见到我的时候,就用她特有的方式对我表达了问候:“听说你上周玩晕倒来着?嘿嘿,也就是我那天不在,如果我在,当时第一件事是不能打120,然后第二件事,就是把老大们叫来,看看,看看,咱们每天忙到吐血,累到晕倒!” 
        其实我的身体状态我自己很明白,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是这次休病假也有一个人非常不地道地问我:“铮铮,你生病了那你还能去看巴萨吗,不能去就把票给我吧!”

        于是,我对她说,我就是死,也得看一眼小罗再死去!

        结果还是在好了一些的时候去看了国安对巴萨的比赛,虽然下班后匆匆往体育场赶,只看了下半场,可这比赛太不虚此行了。巴萨怎么可能跟我们好好踢,人家随便地站一站位,就可以跟我们抗衡了!我看着国安根本就没有机会,丢球只是时间问题。每每有这类商业比赛,看着我们喜欢的一支一支欧洲列强来羞辱我们自己的球队的时候,心里还总是感到有一点点的荒凉。这还只是巴萨,如果有一天真的拜仁来了北京,我看着那只猪随便地过陶伟徐云龙的,不知道我还笑不笑得出来。什么时候,我们的球队才可以得到对方的尊重,才可以让别人不当成挣出场费的工具。我们这些球迷给了他们最大的热情,但是他们真的知道吗,他们真的明白吗?那天比赛我们坐在球场边搭建的临时看台,在我座位的前边,有几个亨利的球迷,看着她们的声嘶力竭,我想像着,这也许就是我将来哪天面对小猪时的样子。可是那头慕尼黑的猪,他懂得吗?
        说得真沉重,来点好玩的吧。我们几个姑娘齐齐坐在看台上喊巴萨巴萨,不知道的真以为是多虔诚的巴萨球迷呢,结果身边的一大叔惊讶地问我:你喜欢哪个球员啊?只见我面不改色心不跳大声回答:施魏因斯泰格!
        然后估计这一看台的人都快被我弄得挂黑线了。
        好吧,我决定做个正经点的姑娘。
        8
    8日是北京明年举办奥运会的日子,话说我真喜欢080808这个日子,就像上个月我喜欢070707一样。在距离明年还有一年的时间,北京正在全副武装地准备着这个盛会。其实当初我一点都不支持北京申办奥运会----我的博客不会又被和谐了吧-----我一直觉得中国人办奥运会的理念完全就不对。我们的政府太能干了,能干得吓人,我们的工期也太快了,快得也吓人,我们热情也太大了,大得没有必要。我真的很难想像,北京奥运会可以是一届赢利的奥运会,就算他说是,我也不信,国家统计局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昨天我在看完那些宣传片那些仪式之后,我的思路却轻轻地被捍动了。原来民族自豪感这个东西都是潜伏在我们每个人的内心之中,如遇某些固定催化剂是可以马上燃烧的,当然如果它无限膨胀也是一种比较可怕的可能。赛场中发生的那么美的画面也因为它会产生在北京而是多么棒的一件事。直到今天,看到伏明霞在巴塞罗那城市背景下翻腾,回想起刘翔爱琴海边石破天惊的1291,依然激动。那么明年,谁知道又有多少个精彩瞬间可以被我们亲历,这一切,都发生在我的北京,这是多么荣耀的事情。我们换一种方式向世界证明着自己,同时奥运也是一个舞台,请所有人意识到现在的中国跟他们偏见中的不一样。中国人有着最强的责任感,中国有着灿烂的文化和悠久的历史,当美国在讲着200年前的往事引以自豪的时候,我怕我说中国上下五千年而吓着他们!什么科隆还是慕尼黑,都给我玩勺去,在这一刻,我发现我还是最爱这座北京城。
        静待送别夏天,迎来我一年中最喜爱的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