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世界上许多人和事,之于自己,都是有缘分的一根红线牵引。时候未到,它不来到。这一点一点,一线一面,构成我的生活。 

    比如整个夏天,我都在和律师姑娘打交道。本不该认识她,无奈认识她。她听我娓娓道来,她送上她的悉心梳理和安慰。以至于让我都忘了,我明明自己是法学院毕业的。不过我始终不喜欢冷冰冰的条条框框,但是某些时刻,却也真的需要。 

    我第一次觉得我是那么需要帮助,可是又不是呼喊。当然,我至今都特别感激,好像生活给我出的所有难题,都还能够有解。那些能够自己消化的,我都选择默默承受。 

    这周特别忙。忙到我想来这里随便写写。哈哈,看来,写字真是随时随地的事情,别找工作的借口啦。

    每次听到《遇见》都比听到《勇气》要心安许多。我力气很小,真的,我不喜欢拉扯不喜欢争执,也不擅长。但是所有的善良和勇敢,都会获胜。

  •     德甲新赛季马上就要来了。这个周五,在熟悉又亲切的草坪上就可以看到他们飞奔了。

        不知道该关注什么,什么都想看,什么又都很乱。看拜仁是否会出乱子?看范加尔是否成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看狼堡是否威风不在?看马加特是不是得把沙尔克人给累死?看小波回到科隆?足球真算得上是我的一部分信仰,每年它按时来到,送上欢笑;就算痛得最深的06-07赛季,可现在想一想依然值得回味,又遥远,又清晰。

        我听着粱静茹的歌,在这个清凉的北京之夜里惬意地敲着键盘。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听梁静茹的歌,然后喜欢。从来没有对她疯狂,也从来不会对她的声音无动于衷。唱者有意,听者有心,她的歌仿佛总是能伴随着心路。从《一夜长大》和《勇气》开始,《我喜欢》、《小手拉大手》、《我还记得》、《暖暖》、《丝路》、《可惜不是你》,每一首,都能娓娓唱来。在那一呼一吸的起伏中,心潮澎湃。

        也正是对梁静茹的喜爱,也使得我有耐心地看许多有关她的访谈。我知道她和我做过一样的工作,为了包装艺人开动脑筋;也曾在办公室里翻所有的报纸,然后把它们剪下来做成剪报。紧着工作、慢着生活,命运中终于出现了一个机会:96年的一天,她被李宗盛发现,并带到台湾,决心深造成才。

        告别父母,告别朋友,带着梦想只身来到台北开始给专辑配唱和策划。李宗盛的要求高,梁静茹一首歌唱了半年都录不好,可以想见作为新人要经受多大的心理折磨。曾经最自信的一面,被全面否定,曾经引以为傲的好嗓子,却没有天地施展。越不自信,便越不自信。在灯光旖旎的台北街头,她迷失过,她悲观过。

        于是梁静茹返回了家乡,又开始在民歌酒吧唱歌。经历了这一遭后才明白了快乐地生活方可放声唱。一个歌者,需要把自己唱给别人听,一个歌者,需要安心才能啼声明亮。她开心地唱着,尽管在民歌酒吧过着平凡的日子,尽管心中的那个梦境飞远了。安心、歌唱、快乐、生活,体会日子同流水。

        此后的一切无需多言了。现在站在台上的这个可人女孩,曾经经历过粗砺的生活,也品尝了碎石的折磨;也因此,她更懂得珍惜现在的一切,换一种人生,景色自然不同。她温柔地百炼成钢,她倔强地心悦诚服,她勇敢地百转千回,她微笑着输赢何妨。

        我觉得从梁静茹的歌声中,每个人都能收获自已;而那些曾为理想勇敢过的人,都值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