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1年01月08日

    我的老板黄小姐 - [那些日子和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97876474.html

        说是老板,其实是前老板。我们都不喜欢老板这个词,俗称上司吧。

        很多朋友都知道我曾经就职于toni&guy,这是一份和现在完全不同的工作。事实上从毕业之前,我便决心不沾所学专业。就像现在朝朝跟我建议完全可以兼职做点别儿的,我立马就想到了虽然不够资格做bartender,但我仍然觉得擦擦桌子端端啤酒这活儿特别适合我。我不怎么介意工作的性质,环境舒适薪水合适就没理由拒绝。

        只不过当年我心里一直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做媒体的,那时苦于没有资源和机会,于是唯一能做的便是一直约束自己写文章,保持笔力。然后从事其他工作,不急不急,慢慢寻觅。

        就这样,我成了toni&guy的店长。记得第一次走进那家店,当时还是essensuals没有装修和改色调的样子,采光非常通透,colorbar也很漂亮,然后蓓蓓跟我说,这家店交给你,记得叫我放心。

        再然后黄小姐便成了我的上司。黄小姐叫黄慧贞,她喜欢我们称呼她黄小姐或carol,她是新加坡人,40岁左右,家境不错有先生有儿子但只身一人来北京工作。她是职业经理人,从wella来到toni&guy

        从一开始我便觉得我和carol的气场完全不可能相同。后来的工作中,也无数次印证和履行着这一规律。我每天都在店里工作,身心舒畅,最头疼去楼上的办公室,那里各部门大多都是女人,烦得不行,办点儿什么事情都磨叽得很。自然我也很烦进carol的办公室,从来都是有事儿说事儿,没事儿走人。

        那时在我和她之间,没少发生冲突。我是公司里个别不用英文名字的人,显得格格不入。听着她们annajulie去的,我实在蛋疼,没蛋都疼。单位每周二各部门各店凑到一起开例会,然后吃午饭,于是我每周二都萎靡不振。

        我不喜欢carol还因为在我们之间发生过一件特别的事:她用洁西的电脑和msn和我聊天,聊那些办公室和店里的事情。她以为我不知道当时对话窗口对面的是她,但是这很好笑,carol不太会打中文因此用英文和我聊天,但我和洁西俩北京妞儿不甩点儿片汤儿话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说英文。

        后来这件事情,可能carol心里会洋洋得意,但我心里同样也洋洋得意,谁傻谁缺,谁哄着谁玩,不说罢了。

        而比起办公室,店里的工作便惬意得多。每天上班之前,我都会在洗头房先洗一个头,有时助理帮我洗,有时自己洗。然后吹干,然后随便化点儿妆,然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店长什么都操心,营业额有没有达标,最近要做什么促销需要提交,发型师的预约有没有满,VIP通风好不好,洗衣房有没有及时送来毛巾,甚至下水道又堵了,大门又碎了,阿姨的镜子擦得干不干净。店长就是一碎催,工商来了应付检查,老外来了负责翻译,明星来了陪个笑脸。反正欺上瞒下吃里扒外的事情也没少干。

        对于我来说,每天算流水和发型师提成这件事情,一直是死穴。我是一个按计算器每按一遍数字都不一样的人,因此也经常算错发型师的薪水。在这件事情上,我特别感谢他们,甚至很多时候在跑单和返活儿时,我们越来越“默契”互相保护。

        我在toni&guy工作了一年整,现在回想起来,辛苦啊委屈啊折腾啊已经变得很淡很淡了,倒是那些开心和快乐的片段总是回放,甚至包括和carol之间的那些细节,在经过了起初的磨合阶段,后来发生在我和她身上的变化的确也很令人惊讶。

        直到现在,我的许多很好的办公习惯仍然要说是carol培养起来的。比如她告诉我,部门间的各种邮件要养成及时回复的习惯,哪怕只是Noted一个词;如何合理有技巧地运用好CC的功能杀鸡给猴看;在会议中和其他同事用眼神说话是不好的习惯;什么是工作的意义什么是未来的预期。而后来,每次公司会议我开始提早到位,逐渐和amy开始互相欣赏和信任,我每天交给carol的报表也慢慢如她所愿freezeC3,做好了备注,而我和她的这种邮件往来,一直持续到我离开toni&guy之后。

        carol比我“坏”多了,因此一旦我从了她的“坏”,便是大踏步前进的时刻。那时店里的客人中名人不少,其中很多都很难伺候。比如李敖那位伟大的女儿李文博士----应她要求加上博士称呼很必要----每次都弄得我很狼狈。一开始我小心应付,但仍然时常收到她的投诉,再后来李文博士直接投诉到carol手机上,甚至还一封信就写到英国总部,我却越来越有侍无恐。我已经比原来自信多了,而且可以微笑着和她说拒绝的话。李敖的女儿对我来说,和其他任何一个客人都一样,我的确很崇敬她爸,但这和李文没关系。

        toni&guy是我过路的一站。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一辈子在那里工作,我不是发型师,我早晚会离开。但是,也就在我准备转会之时,开始留恋。carol不知道我心里准确的时间表,因此在最后的相处之中,便又凭添了更多的自由味道。其中一直难忘的是,有次我从库房出来,手上拎着81000毫升的sp洗发水,carol见到之后叫住了我,突然问以后还打不打算生孩子了。我觉得非常莫名其妙,但是carol有她的道理,跟我说打电话叫助理来帮我拎东西,女孩子不能做体力活。
        虽然那8个洗发水对于我来说,一点都不费劲。

        所以说,直到现在,我仍然会经常想起carol,那些好的坏的,都存储在记忆区域。人生路上,总会遇到形形色色,没有人完美,有令人感动的小事铭记在心,也有过目不忘的不相为谋。而对于我和carol来说,重要的是我们曾经并行过,并且我被她影响。

    分享到:

    评论

  • 第一次知道这段经历,先向店长大人仰望下,然后也同意英文名是个玄妙的东西,Carol这个名让我想起之前待过一家公司的一个同事,我每次想起之前换过的N个地方啊,也是忽然就觉得感慨不断,那些人那些事都一起走过。
  • 昨天在地铁上,我表妹发信息来和我谈心,说自己被班上的人造谣。而我,为她解开了心结。也讲了自己高中时代的事情。告诉她什么是宽容和忍耐,也告诉她不用太在意别人的说法和看法。做自己就好。她后来说谢谢你,姐,我明白了没必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爱我,我有我身边的人就好了。我觉得这样子的自己很令我自己高兴。昨天心情很好。
  • 嗯嗯,很喜欢这篇。我虽然不是工作狂,但是人既然活在社会中,总是喜欢追求点社会认同感的。我也喜欢在工作中体会那种被人需要和赞赏的感觉。尤其是我离开之后,以前部门的领导会怀念我的工作细致和懂得怎么处理这些事情。比现在接手我工作的人强。这就够了。
  • 亲爱的,我觉得你这文写得特别好。我最近也老想起我在M时候的老板。很奇怪,现在她的那些优点我全想起来了,但当时似乎觉得是理所当然。
    我果然很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