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评论

  • 10号那天,我在微博转发了新浪体育的一个帖,配的照片是勒夫他们去墓地悼念恩克。这首歌以前也看过,此刻打开,泪流不止。
  • 5)
    最后,向恩克默哀,愿他在天堂与闺女一起,
    宁静安详的生活,再也没有恐惧与内疚。
    向特蕾莎致敬,这是一位坚强的女人和母亲。
  • 4)恩克活着的时候,特蕾莎心里非常痛苦,我能想象到,很多时候她绝望,因为她和他很多时候没办法交流。说不通道理。(而且也不能找人倾诉。)只能心里憋着。因为恩克的思维方式和别人不一样,他是病态的。日常人的道理,在他逻辑里,是不通的。比如咱们这么想,如果面对一个亲人,苦口婆心说了好几天都说不通一个小小的道理,那是不是得感觉特暴躁了?
  • 3)因为他想问题的方式太不同了,你必须体贴他你还不能嫌弃他,说什么:“你怎么这么傻,你干嘛这么想?”问题是,他就这么想,你能怎么办?(这需要强大的爱,真的,我觉得一般人,很难坚持下来。)绝对的耐心与爱。(特别是在平淡的婚姻中,结合往往是按部就班的,没有崇拜和敬爱等高级情感。)善待。所以,彼此只有忍耐、善待、耐心和爱。彼此负责。
  • 2)还有他老婆叫特蕾莎还是什么?也够坚强的,让我敬佩。咱们如果设身处地,这么想:我丈夫是这样一个经常出现幻觉、经常觉得走出家门是一件特恐怖的事,所以,我只能天天哄着他。时刻要注意他的情绪变化,跟他说话要挑选字眼,内心有火气,不能跟他发泄,要自己忍耐,要从他的话里行间,找出他内心真正的想法,不是一天两天,不是一年两年,而是多少年。
  • 大巴这里不让写太长的回复,我就分成几段贴吧。
    1)我一看见说恩克的事,就想起他那个死了的小闺女就挺难过的。因为一下子就想起小闺女的鼻饲管。插那个玩意可难受了。俺娘每次换那个之后,都会喉头水肿(因为那个过程会损伤粘膜),然后呼吸困难好几天。因为喉头水肿挡住了气管的开口那部分,就影响呼吸了,挺危险的。那管子,从医学护理方面说,要两三个月就换一次。
  • 居然一年了。。。天。。。天堂是什么样子呢,不知道是不是也有一片绿茵,那里应该很宁和吧。
    如果能彻底摆脱折磨与痛苦,也安宁了。
  • 在地铁上看着就快哭了…手机里还存着你那天发来的短信…
  • 原来已经一年这么久了……
  • 缅怀。
  • 去年木有去成的表示万分后悔……Rest in peace, Robert……
  • 不喜欢这个版本的the rose……
    我已经回去过八万人,找寻曾经的脚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