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0年07月23日

    关上门窗的安全感 - [那些日子和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87.html

        今天早上洗澡时,我妈敲了敲浴室的门,问我要不要擦背。

        “好啊,进来吧。”在她帮完我的忙之后,我笑着说了句“谢谢”。于是我妈不干了,她一边脱掉湿的拖鞋一边说“这么客气干嘛,来劲啊你,讨厌。”

        我家从来都是这样。“谢谢”很少说,而且我从来不和父母使用“您”这个字。从小到大,和他们的关系都很轻松自在。父母从没强求过我什么,不想学琴就不学,不想出国就不出,上什么学校做什么工作都很随意。甚至很多次交谈中,我还会责怪为什么他们一直这么无欲无求的。

        在太多时候,我感谢他们。有某些时刻,我稍稍埋怨。

        我妈常说,不想孩子不开心,于是我从生下来就开始自然放养。我爸更是,管他要一万块,和给他一万块,脸色没有任何不同,我觉得他才是真的做到了宠辱不惊,身外之物本身就只是生活重心的辅助。

        有关父母之道,每个家庭都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什么样的父母什么样的孩子这话一点儿错都没有。我并不反对对家人表达爱意,但适用于我家的方式便是这样,如果哪天彼此之间真要外道起来,那才是发生了什么而有些奇怪。温柔对待和适合的相处方式并不是矛盾,这个世界在太多时候都显得过于生硬,因此家真是最后的轻快舒缓了。

        小家是自己的屋檐,大家是北京城。宣武和崇文彻底从北京的行政区划中消失了。这个消息并不是头次听说,但年年那些荒唐的议题和决定早已使得北京人百毒不侵了。我们排外?是啊,我们排外!北京人排外!一成的本地人排外地接受了九成的外来人口在这个要爆炸的北京安家。每个城市都能有自己的东城区和西城区,但只有北京城才有宣武门和崇文门。城门已经拆了,现在就连名称也已经要消失了。

        九十年代初期,我爱我家里贾媛媛的作文中写到:北京啊,紧挨着首都。当年的病句,搁到现在却越来越有味道了。

        中轴线上出现了个钢铁鸟巢,人民大会堂边上有个天外来物,宣武和崇文的消失从此四九城的概念也没了。至于什么西直门运水,朝阳门送粮,阜成门走煤,德胜门凯旋,崇文门进酒,宣武门过囚,内九外七皇城四这些典故,将来如果连我这个做妈妈的都快不记得了,怎么给自己的孩子去讲述?又或者孩子才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呢,他们喝着可乐看日本的漫画,讲普通话而不是北京话,不懂酸梅汤蒲叶扇能泌人心脾降暑气。就像当这一纸决定下达和发布之时,没有人考虑过本地人的感情;也像前几天看过了《入殓师》后和小葵的交谈:政府没有关爱、体谅和洞察北京人的感情,我们连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受到足够的尊重对待,更何况死后能有小林大悟一般被给予温柔礼遇。

        生活不是容易的,越来越多的难以接受生硬地打湿每个人冰凉的全身。因此一家人,更要相亲相爱,关上门窗的这方空间是我们难得的安全感,要珍惜。

    分享到:

    评论

  • 嘿,我醒了。改区什么的之前广州也经历过一次,把特别有历史传统的东山区给并进另一个越秀区了。“西关小姐,东山少爷”是上世纪初广州时尚人物的铭牌,而且东山口附近有很多小洋楼的老房子,都是当年广州军阀和官员的旧宅,绿树成萌,小路逶迤,也是很有一种特别的风情。我的集体户和中学都在东山,对东山还是很有感情的。区划变了,身份证当时也要变,不过我们一帮子同学都说旧证丢了、被偷了,直接补办的新证,就是为了留下还印有广州市东山区字样的旧证,留下最后一点点属于自己的纪念。去年还是今年,又出来了要在广州推行普通话节目,禁止方言节目的新闻..北京台有以京片子播报的节目么?我好像没什么印象了...人新加坡那么鸟蛋大的地方语言还没统一呢,加拿大(比我们国土面积还大点)也用着两种官方语言呢,咱大中国能不能不要那么标准化一啊,唉!
  • 首先泪流满面看到你终于更新了,然后作为魔都人民完全能感同身受帝都人民的那些感受,但是感觉帝都人民更包容~>_<~
  • 我也經常說謝謝,對父母也是。結果對姑姑他們說反而會說爲什麽這麼客氣,謝什麽。可能是習慣吧。
  • 几天前在罗兵的围脖上看到一句话,他说:“在我看来,西藏天空彻骨的蓝,和北京天空彻底的混沌,都没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你在哪儿,都是一样的热爱每一寸生活。”那是他正在西藏旅行,我一下就释怀了。任何状况都仍然让自己去热爱生活,实在是因为,除此之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 啥???张家界改成叫啥???????=口=这个惊悚到我了。真的。。。。。。。我倒是很常说谢谢的,不管对什么人。因为我始终觉得,他人对你的好,并不是你理所应当“应得“的。对任何他人都怀着一种感恩的心态但这也是保持距离的一种方式吧。我想。。。
  • 朱军说:巩哥,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回到家还能痛痛快快喊一声“妈”,我多羡慕你啊!父母是唯一没有承诺给你什么却又兑现了一生的人,我爱他们。PS:西安之于我就如同北京之于你。
  • 老东西不能丢啊,这两天看《茶馆》,虽然是注水的剧情,但听着老北京话,依然够味啊!
  • 非常非常羡慕妈妈还能给你擦背,这在我,十几年来就是梦想了。有时候,看着病床上的妈妈,真想抱着她大哭一场。自从她糊涂了之后,我觉得我们家的核心就再没有了。她糊涂之前,最后还能叫上名字的人,是我的儿子,最后一个还能认识的人,也是他。这件事,我儿子在他的作文里,写过两次了。了。现在,天气很热,因为她的身体状况,我不能开空调,妈妈跟着我睡觉,所以我现在长了很多痱子。挺难受的。每天三次,我给她擦洗;每夜两小时一次给她翻身。明明知道她再也不能好起来,但还是在做各种努力,希望她能舒服一点,身体上不要感觉太难受。在医院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说,这个老太太真干净整齐。目前这个时候,听到她们这么讲,多少心里还是有些安慰的。只恨自己,在她头脑还清楚的时候,没有跟她经常交流,多了解她一点,多了解她的过去。那时候以为一切都会这么下去,她不声不响的支撑着这个家,我可以跟她撒娇使气;我不用为我那个永远敏感和孩子气的父亲操心。但是
  • 这就跟那张家界要改名叫哈利路亚山一样不知所以,关键是还真的改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