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0年03月16日

    Schweinski in 2005 - [那些比赛和胜负]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60.html

    时光回到2005

     

    小猪:请大家叫我们schweinski

    波尔蒂:我们一起踢球,在场上总能找到最佳步点。

     

    小猪:我知道我们之间有着一些什么,但我不知道那具体是什么。

    波尔蒂:我们在场下调情,场上产生火花。

     

    波尔蒂:我们几乎天天发短信或打电话,我完全信任他。

    小猪:你需要这样类型的人,那样不会有坏心情。

     

    小猪:我们喜欢什么?

    波尔蒂:我们喜欢绝妙的玩笑。

     

    小猪:那时候在少年活动中心有一个游戏机,别人总是玩个不停,于是,我,呃,我就把它拿了。

    波尔蒂:偷了,是偷了。

    小猪:是借,我是借了。

    波尔蒂:再也没有还回去。

    小猪:我是借!呃,后来还是还了回去的。你总是乱讲,我总要照顾你。

    波尔蒂:什么啊,虽然我小一些,但是我在照顾你。你那些馊主意,我总是拦着。

     

    小猪:我们见面时,总有很多欢笑和乐趣。和波尔蒂在一起永远不会无聊。我们趣味相投,心有灵犀。只是他还要自我改进。

    波尔蒂:改进什么?

    小猪:PSP技术。

     

    小猪:我只需看看他,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波尔蒂:小猪是我最好的朋友。

     

    小猪:和卢卡斯在一起,即使在比赛,我也会笑出来的。

    波尔蒂:我和你在一起也是这样啊

     

    小猪:他不会为任何事伤脑筋,总是很直接。

    波尔蒂:巴斯蒂安有一只非常厉害的右脚,和我的左脚在一起是绝配。

     

    记者提问波尔蒂:能告诉我为什么小猪那么受女生欢迎?

    波尔蒂看了一眼小猪:如果我是个女人,我就要了他。(我知道这句话可能会引起误会,因此把波尔蒂的原句刻意写在这里:wenn ich eine Frau Wa:re,wu:rde ich inh nehmen)

    -----------------------------------------------------------------------

          记得有一回青年队在斯图加特的集训结束,我老爸有事儿没来接我,让我自己搭火车回去,我那阵子正迷恋阿诺施瓦辛格,所以多留半天想锻炼锻炼上肢力量;你呢,受了点儿小伤得留下做点儿理疗。

    等我锻炼完你也理疗完,整个训练营就没剩几个人了,更是早就错过了午饭时间。工作人员各自回家吃饭,我们于是去离训练营不远的一个小型菜市场买吃的。两包热狗面包,几根烤得有点儿焦的红肠,和两大杯苹果汁。当时我们兜里其实有几个小钱,教练赏的。不过你太简省,而且那个菜市场也没什么吃的可买。

    我们沿着河堤边走边吃,那个香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训练中的趣事,心情好得一塌糊涂。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水被风吹皱,映着发红的日光,光闪闪的挺漂亮。风儿抚过面颊很舒服,阳光不凉不热地照在脸上也让人不由得眯缝着眼昏昏欲睡了。你突然跑到前面,又猛地转回身看着我——阳光从你身后照过来,整个人就都笼罩在一个柔柔的光圈里,你那天笑容也温暖得不像话。你笑着对我说:“巴斯蒂,再过多少年我也忘不了今天。”

    我当时心里感动得要死,鼻子一酸,只好赶紧低头,假装是被阳光晒疼了眼睛,使劲儿揉着眉头。

    那一年,我19岁,你18岁。

                       《让我忘记》爱梅
    ------------------------------------------------------------------------

    我知道两个男孩子的这些年少轻狂、肆无忌惮的言论会引起误会。而所有最糟糕的事情也全都在5年间发生过一遍了。所以想腐、想说这是爱情的给我滚蛋。关于这个问题,我每次都忍不住想骂人讲脏话。

    我只是想表达,我只是怀念,球场上的这种感情,并肩作战的信任和默契,比友情还要好的交情,真是这世界上最美的东西。

    未完待续2006

     
    分享到:

    评论

  • 每次重新看这些话,我也产生那种感觉---我说过什么?我说过这些吗?---那,这些话都谁说的啊?神仙做梦的时候说的?“这些年少轻狂、肆无忌惮的言论会引起误会”,是呗,而且我主观地觉得【觉得还有客观的吗】,他们年轻时候互相这么乱抒情,曾经引起过很多猜测,所以哪儿都有人腐他们,不奇怪。而且那个叫波赫的人还弄了一个系列短节目拿他们俩的关系,在电视里开涮,他们和他们家人看了,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所以,他们现在进步了,不再这么口无遮拦,不再是记者们出什么话题,他们接什么话茬。说到这种感情,我主观地觉得【又来了】,这玩意儿特别暧昧,不能说破,说破就不好玩,就不美了。说破了之后,完全可能变成另一种局面,美丽尽失。人们总是这样,除了享受家庭的温暖和幸福,还在家庭之外,维系一些温暖的、柔软的、心心相印的、可持续期待的关爱,这些关爱,让我们在家庭之外,也变得从容和踏实一些。
  • 吴晓倩发表: 另,我记得,格格也曾经说过 ↑我说过什么?我不记得了……囧
  • 还有什么比那些少年更美
  • 波猪没有结束。。。我要勇敢的说出来!
  • 栏栏,为什么这个时候回忆这个。。。我前几天还突然纠结这个事情呢,今儿你就提了!!!“所以想腐、想说这是爱情的给我滚蛋。有关这个问题,我每次都忍不住想骂人讲脏话。”这话真说到我心里了!
  • 你“记得”,就让我觉得唏嘘不已。因为我退出了么。。。。囧。。。你太讨厌了。。。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人的感情会这样变来变去的。。而且你看我那个本子一定可以看出我曾经已经挖心掏肺到什么地步。。只能说我不太能分心。。只能全力爱一个。。但我们之间,我们这个圈子发生过的一切,青春和记忆,都是丰满的,藏在心里的。
  • 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记得”,我没有什么反应。你“记得”,就让我觉得唏嘘不已。我还在看那个本子,你写的那些文字。以及想起来,你给我的那个随笔本子。你们真的太好了。让我在阅读中怀念只属于我们这些人的青春,记忆。
  • 包子。。。我不得不说我们又一致了。。。“那一年,我19岁,你18岁。”我受不了这句,很虐。。。只要关于青春什么的。。再摆个数字。。我就整个垮了。。该记得的就记得吧。。又没什么不好。。怀旧伤身。。但是我就有怀旧癖。。。
  • 波波的回复让我心头一悸。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波波说这些,我会觉得更加的难过……【你什么意思啊你,去死】另,我记得,格格也曾经说过。“那一年,我19岁,你18岁。”这一句,很伤…………我们总是记得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就好像我儿时的记忆,从来都是断断续续,毫无顺序的。
  • 哇。。你nostalgia爆发,这不是爱情,比爱情更美,还记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