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0年01月26日

    重读《哈利波特与火焰杯》 - [那些影像和光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51.html

        随便写写,勾出自己喜欢的句子、情节、伏笔和设计。写给自己,写给未来。

        火焰杯是很多人喜欢的一本书。在新学年开始前,哈利与好朋友一起观看魁地奇世界杯,消失了十三年的黑魔标记挂在了天空,返回学校后,由于有人将他的名字扔进了火焰杯,哈利成为了三强争霸赛的第四位勇士。

        火焰杯中贯穿了魁地奇世界杯和三强赛,是名副其实的比赛季。这一部中的黑魔法防御术老师是穆迪教授,这个成功的傲罗却成了最大的阴谋。

        许多新角色的戏将这一部填满,克鲁姆、塞德里克、芙蓉、秋·张、比尔和查利,霍格沃茨里的这些众生像,黑魔标记和伏地魔的复兴使得故事逐渐进入了。这本书一边儿讲着魔法世界的惊险和尔虞我诈,一边儿描述着年轻人单纯美好的校园恋情和蠢蠢欲动的情愫。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就像就本书最后一章的小标题“开始”一样,经过了第四学年,伏地魔真的回来了,演出也将真正地开始了。

    P12,哈利从来没法对他们说说知心话,也不能告诉他们他在魔法世界里生活的详细情况。想一想,等他们醒了,他去对他们说他的伤疤疼痛发作,并说他担心伏地魔潜伏在附近,这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如果我为德思礼一家鸣不平,不知道会不会招致哈利迷的憎恨。

        哈利拥有着苦难的童年。对于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来说,即使他的姨父和姨妈收留了他,仍然得不到普通孩子的幸福。但至少德思礼夫妇给了他一个落脚处,并且佩妮姨妈知道这个孩子只有在血亲的保护下才可以免遭磨难而冒险将他养大。对于这一家人的世界观,就像哈利恨他们一样,他们也同样无法拥有巫师的思维。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把哈利当亲人,哈利也从来没有把他们当亲人。我认为沟通是双方的桥梁,如果不从自己做起,那么凭什么让长辈知晓内心。哈利从来没有试图体谅分担,因此他也无权要求更多。

        Anti-Parents是我们这一代的通病,但我挺庆幸我没有。

    P25,“唉哟!不对----弗雷德----回去,回去,大概是弄错了----快叫乔治不要----唉哟!不对,乔治,这里挤不下了,快回去告诉罗恩----

        “说不定哈利能听见我们呢,爸----说不定他能放我们出去呢----

        于是,好几只拳头重重地砸在电炉后面的壁板上。

        “哈利?哈利,你能听见吗?”

        德思礼夫妇像两只发怒的狼獾,猛地哈利发起了攻击。

        “怎么回事?”弗农姨父咆哮着问,“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他们想靠飞路粉到这儿来。”哈利说,他忍不住想放声大笑,拼命克制着,“他们可以在火上旅行----只是你把壁炉封死了----等一等----

        他走到壁炉跟前,隔着壁板朝里面喊话。

        “韦斯莱先生吗?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拳头砸墙壁的声音停止了。壁炉台里面有一个人说:“嘘!”

        “韦斯莱先生,我是哈利……壁炉被封死了。你们不可能从这里出来。”

        “该死!”韦斯莱先生的声音说,“他们干吗要把好好的壁炉封死?”

        “他们弄了一个电火炉。”哈利解释道。

        “真的?”韦斯莱先生的声音兴奋起来,“你是说,带电的?有插头的?太棒了,我一定得见识见识……让我想想……唉哟,罗恩!”

        罗恩的声音也加入到了他们中间。

        “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出什么事儿了吗?”

        “噢,没有,罗恩,”弗雷德的声音传了出来,一副讥讽的腔调,“没出事儿,这正是我们要来的地方。”

        “哎呀,我们都在这里浪费时间。”乔治说,他的声音发闷,似乎他被抗得贴在了墙上。

        之后,韦斯莱先生炸开了壁炉,红头发的一家人灰头土脸地出现在了德思礼家面前。我真喜欢韦斯莱们,瞧他们的每一次全体出动,都是一出温馨的闹剧。

        罗恩总是觉得处处不如哈利,殊不知他的爸爸妈妈妹妹哥哥们,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

    P21,哈利----爸爸弄到票了----爱尔兰对保加利亚。星期一晚上的。妈妈正在给麻瓜写信,邀请你来我们家住。他们大概已经收到信了,我不知道麻瓜送信的速度有多快。我想不管怎样,我还是派小猪把这封信给你送去。

        即使是麻瓜世界杯,爱尔兰对保加利亚,也是两支传统强队,这比赛应该不会难看。

        但可惜麻瓜世预赛中爱尔兰被亨利的手球暗算了,唉,这事在魔法世界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但麻瓜们却任由着它发生而不悔改。

    P31,比尔站了起来,笑着,也同哈利握了握手。比尔的样子多少令人感到有些意外。哈利知道他在古灵阁,即巫师银行工作,而且上学的时候还是霍格沃茨学校男生学生会主席。哈利一向以为比尔是珀西的翻版,只是年龄大几岁而已,也是那样对违反校规大惊小怪,喜欢对周围的每个人发号施令。今天一看,才磅秤不是这样,比尔一幅----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很“酷”的样子。他个子高高的,长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一个马尾巴,耳朵上还戴着一只耳环,上面悬着一个小扇子似的东西。比尔的那身衣服,即使是去参加摇滚音乐会也不会显得不合适。不过哈利看出来了,他的那双靴子不是牛皮而是龙皮做的。

        韦斯莱家的哥哥真是----没有别的词可以形容----招人喜欢。怪不得法国最漂亮的女巫芙蓉后来和比尔走到一起结了婚。郎才女貌是我最讨厌的一个词,这一双双是俊男美女,两个人都才貌双全。

        比尔就像我们在街上遇到的那种,那种,一副酷酷叛逆外表下,内心善良的大男生。

    P43,“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阿莫斯·迪戈里。”韦斯莱先生说,“他在神奇动物管理司工作。这是他的儿子塞德里克,我想你们都认识吧?”

    塞德里克·迪戈里大约十七岁,是一个长得特别帅的男孩子。在霍格沃茨,他是赫奇帕奇学院魁地奇球队的队长兼找球手。

        “嗨,你们好。”塞德里克说,转头望着大家。

        这本书难道是帅哥集中营吗?又一位新配角登场了,他是秋·张的男朋友,塞德里克。因为此前罗列的描述,罗琳这短短几个形容词就将塞德里克完全勾画出来了。他是中规中矩不会出格的赫奇帕奇,这听上去有点无聊,但他又是魁地奇队长和找球手,球场上的人可都是英雄。

        罗琳说塞德里克特别帅,此后又无数次地重复了塞德里克特别帅,这种帅让女生喜欢,让韦斯莱们有点嫉妒。我想,导致男生嫉妒的帅可能是真的很帅吧。

        罗伯特·帕丁森在演塞德里克的时候形象地塑造了英国寄宿制学校男生的那一幅样子,塞德里克看上去是个很牢靠的男朋友,他和秋·张一同出现在舞会,我觉得他们是四对领舞者中最漂亮的恋人。克鲁姆很悲剧,哈利很恐怖,德拉科本来很帅,但他的镜头后期被全部剪掉了,我也只能从花絮中看到他拉着赫敏跳舞,还冲克鲁姆喊luckyman:)

        现在因为《暮光之城》,帕丁森更是开始爆红。他依旧是一张英国人的脸,不过比塞德里克腻了好多。很多美国姑娘为了这个英国男生已经不想做人了,但我却觉得他走向平凡了,少了少年时期的惊艳,从巫师变身成为吸血鬼。但好在他的演艺生涯终于没有埋没。

    P73,罗恩对马尔福说了一句粗话,哈利知道,若是韦斯莱夫人在场,他是绝对不敢说这种话的。

        “说话干净些,”马尔福说,浅色的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亮,“我看你们最好还是抓紧时间逃跑吧!你们不希望她被人发现吧?”

        他冲赫敏点了点头,就在这时,营地那边传来一声巨响,如同扔响了一枚炸弹,一道绿光霎时照亮了他们周围的树木。

        “你这是什么意思?”赫敏不服气地问。

        “格兰杰,他们找的就是麻瓜。”马尔福说,“难道你愿意在半空中展示你的衬裤?如果你愿意,就在这里待着吧……他们正朝这边走来,我们大家可以大笑一场了。”

        这个小情节是书迷们永远争论不休的段子。德赫迷们觉得马尔福用自己的方式提醒赫敏离开,一向狂妄的斯莱特林是不肯放下自尊而轻声细语的,他希望罗恩带着赫敏逃跑,“浅色的眼睛在夜色中闪闪发亮”。德拉科和罗恩说话,却冲赫敏点头,这是一种多么微妙的举动。

        而罗赫迷们觉得这纯属读者有心、作者无意。

        我觉得这完全是我们被罗琳调戏了,并且还满心欢喜地议论纷纷。

        起先,我也认为赫敏和罗恩是般配又互补的一对,但三遍五遍过后,我开始注意德拉科。罗琳没有用太多的笔墨去写他,但每一次都下笔有神活生生地让德拉科非常具象。这个邪恶的小配角很有魅力。即使从火焰杯开始赫敏越发明显地属于罗恩了,但德拉科的存在,的确给故事添了许多料。

    P88,“你们都没事,”韦斯莱夫人惊魂未定地念叨着,松开韦斯莱先生,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挨个儿看着他们,“你们都活着……哦……儿子……”

        出乎每个人的意料,她一把抓住弗雷德和乔治,狠狠地搂了一下。她用的劲儿太猛了,双胞胎的脑袋“咚”地撞在一起。

        “哎哟!妈妈----你要把我们勒死了----

        “你们走之前我冲你们嚷嚷来着!”韦斯莱夫人说,忍不住哭了起来,“我一直在想这件事!如果神秘人把你们抓去,而我对你们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你们O.W.Ls成绩不理想?哦,弗雷德……乔治……”

        最调皮捣蛋的孩子却是妈妈心头最牵挂最惦记的。

        经常和韦斯莱夫人有类似的感情,便是对任何人都不要说狠话。少说“去死“、“买棺材”、“下地狱”这些词,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你会因为随口而出的一句话而悔恨遗憾的。想像一下,前脚你对你的朋友说你怎么不出门被车撞死,后脚如果他真的出了车祸。你心里会怎么样?

        当然我希望没有那种时刻,但人都要有一份敬畏和收敛。年纪越大,越知道哪些玩笑是不能开的,哪些话是说不起的。

    P144,此刻,罗恩正冲着向他们洒下秋日阳光的天花板翻着眼睛,弗雷德突然对他的熏咸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两个双胞胎都不肯购买S.P.E.W.徽章)。乔治朝赫敏探过身子。

        “听我说,赫敏,你有没有到下面的厨房里去过?”

        “没有,当然没有,”赫敏干脆地说,“我认为学生是不应该----

        “噢,我们去过,”乔治说,指了指弗雷德,“去过好多次,为了偷点东西吃。我们遇见过他们,他们很开心。他们认为自己得到了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魔法石的时候,赫敏的出场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和喜爱。她就像我们身边总能碰到的那一类姑娘,傲慢、自以为是、阴阳怪气、挑三捡四,永远自我感觉良好。

        但随着起初这个11岁的小女孩慢慢成长,她一点一点变化写得不留痕迹却又循序渐进。在火焰杯中赫敏虽然为了S.P.E.W.在努力,但弗雷德告诉她,事情并不完全像她想像那样。

        赫敏在改变,现在是途中。

        直到第七本书中,在罗恩赌气离开的时候,她选择留守在哈利身边,坚强、执着。

    P193,当你满心害怕一件事情、希望时间能够放慢脚步时,时间总是不会满足你的愿望,反而会加快的前进速度。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这本书里,我喜欢这一句。很多事情很多人,躲是躲不掉的。

    P212,“心里有谱了吗?”巴格曼鬼鬼祟祟地放低声音,问道。“如果你愿意,我倒可以给你提供几个点子。我的意思是,”巴格曼把声音压得更低,继续说道,“你在这里处于劣势,哈利……只要我帮得上忙……”

        卢多·巴格曼和巴蒂·克劳奇。这完全是扑克牌中二选一的游戏,又或者他们两个全有问题。当谜底揭开之前,罗琳为巴格曼铺垫了许多,在三强争霸赛之前,他没有理由地一心帮哈利获胜。

        当然,罗琳太狡猾,绝不能被她带到沟里去。

    P254,“真热,是不是?”赫敏说,用手掌给自己扇着风,“威克多尔去拿饮料了。”

        罗恩酸溜溜地看了她一眼。“威克多尔?”他说,“他有没有让你叫他‘威基’?”

        赫敏吃惊地看着他。“你怎么啦?”她说。

        “如果你不知道,”罗恩刻薄地说,“我也不想告诉你。”

        赫敏吃惊地望着他,又看看哈利,哈利耸了耸肩。

        “罗恩,你怎么----

        “他是德姆斯特郎的人!”罗恩厉声地说,“他是哈利的竞争对手!是霍格沃茨的竞争对手!你----你这是----”罗恩显然在搜肠刮肚,寻找足以形容赫敏的淘天大罪的有力字眼,“你这是亲敌行为,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妈呀,我快笑得不行了。其实当读到赫敏已经有人邀请的时候,我曾经邪恶地以为是她答应了马尔福,因为在哈利和罗恩问起舞伴的时候,德拉科再次出现在赫敏身后插嘴。但罗琳从火焰杯开始的描述令所有人都知道,她准备把赫敏交给罗恩了。在第三本书中,赫敏和哈利、罗恩、德拉科都很暧昧,但从现在开始,赫敏和罗恩之间已经非常明显了。

        “你这是亲敌行为。”这句话实在是太好笑了,实在是太好笑了。

        从第四本书开始,孩子们的感情描写不再遮掩,他们青涩而甜蜜的少年心绪,读起来令小读者甜蜜,令大读者回味。

    P258,马克西姆夫人一声不吭。哈利不由自主地把目光从甲虫上挪开,越过驯鹿的茸角尖梢眺望着,倾听着……他以前从未听海格谈起过自己的童年。

        斯基特是小甲虫,如果不是重读,那么肯定不会留意这样一个小细节。

    P284,斯内普突然做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他猛地用右手抓住左胳膊,就好像胳膊突然疼痛难忍似的。

        穆迪大笑起来,“回去睡觉吧,斯内普。”

        其实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明白这个情节是什么意思。穆迪是假的,这我们都知道,但为什么斯内普突然间有这样的举动?

    P343,“他是谁呀,来教训我不要有越轨行为?”哈利把小天狼星的信折了起来,放在长袍内侧的口袋里,有些生气地说,“他自己在学校干了那么多荒唐事!”

        “他是为你担心!”赫敏尖锐地说,“就像穆迪和海梅一样。你必须听他们的!”

        “整整一年都没有人对我下手,”哈利说,“没有人敢对我做任何事情----

        哈利和克鲁姆半夜走进森林,遇到了发了疯的克劳奇,小天狼星警告哈利不要有越轨行为,那会送命说实话,哈利真的很讨人厌,他说的这些话,自大又狂妄。

    P357,邓布利多摇了摇头。“好奇心不是罪过,”他说,“但我们在好奇的时候应当小心……真的……”

        这本书里,我喜欢邓布利多的这一句话。

    P378,突然,哈利的伤疤剧烈疼痛起来。他有生以来从未感受过如此剧烈的疼痛。魔杖滑落到地上,他双手捂住面孔,腿一弯倒在地上,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脑袋像要炸裂一般。

        他听见远远的头顶上方有人高声而冷酷地说:“干掉碍事的。”

        一阵嗖嗖声,接着一声尖厉的高喊穿破夜空。

        “阿瓦达索命!”

        一片强烈的绿光刺透哈利的眼皮,他听见什么东西在他身旁沉重地倒下。伤疤疼到了极点,他恶心得想吐。然后疼痛减轻了,他恐惧地慢慢睁开刺痛的双眼。

        塞德里克四肢伸开躺在地上,他死了。

        塞德里克死得太过突然了,几乎没废笔墨,但又觉得读起来很心疼。

        或许就是顷刻间,一个美好善良的青年失去了生命,这事情,任谁都觉得难过,便加了对黑魔法的仇恨。

    P380,“父亲的骨,无意中捐出,可使你的儿子再生!”

        ……
        “仆人的肉,自愿捐出,可使你的主人重生!”

        ……

        “仇敌的血,被迫献出,可使你的敌人复活!”

        罗琳太有想象力了,这样的设计精彩得无以复加。

    P394,“嗨!”哈利高声喊道,他觉得自己反正也坚持不下去了----他用力将魔杖向上一挑,金线断了,光网不见了,凤凰的歌声也消失了----但屈死在伏地魔手下的几位幽灵并没有消失----他们把伏地魔围了起来,不让他看见哈利----

        ……

        哈利和伏地魔之间只隔着一块墓碑。他抓住了塞德里克的手手腕,可塞德里克太沉了,他搬不动,奖杯又够不着----

        伏地魔的红眼睛在黑暗中发光,哈利看到他嘴唇扭曲成一个狞笑,看见他举起了魔杖。

        “奖杯飞来!”哈利一把抓住杯柄----

        他听见伏地魔狂怒地叫喊,同时感到肚脐下被扯了一下,门钥匙起作用了----他被一阵五彩的旋风席卷而去,塞德里克在他身边……他们回去了。

        由于使用的是同一根魔杖芯,当哈利和伏地魔交锋的时候,出现了奇妙和景象。此前曾经死于这根魔杖的人全部以闪回咒的形式出现。

        当哈利绝望并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塞德里克、乔金斯、哈利的父母现出了身影,鼓舞着哈利“坚持住”、“跟他斗,孩子”、“别撒手,别让他害你”、“会没事的,顶住”。

        我不喜欢在霍格沃茨没事斗嘴小心眼的哈利,但每当有大事件,格兰芬多这种勇敢还是令我敬佩。可能这种人生来就是做大事的吧,换作我,不可能完成任务,恐惧下可能也会放弃塞德里克的尸体。

    P433,“再会,哈利。”罗恩说着,拍了一下他的后背。

        “再见,哈利!”赫敏说,然后她做了一件她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她吻了吻哈利的面颊。

        正因为赫敏亲了哈利,因此,他们不太可能有爱情了。

     

        好了,凤凰社见,真不想看到恶心的乌姆里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发觉你们这些人,都是不理解我脆弱而敏感的娇羞内心
  • 受你影响,最近我看书时,也开始写读书笔记,发现这真是个好习惯。写下来,这些东西才真的进入了心里。
  • lx你快歇会儿吧,我刚吃完饭。
  • 难道你不觉得我很娇羞才导致飞机餐对我的影响咯?
  • 感情真是一个微妙的东西:正因为没什么,于是有什么;正因为有什么,于是不敢什么。彭佳慧真的很会唱歌,有种八九十年代台湾女歌手那劲儿,很会用嗓子。可是,放弃自由,喜欢两个人,这是一多重大的决定啊~
  • 姐姐,我想说的是,我最近也超级迷上了彭佳慧的喜欢两个人呢,好有感觉哦~谁知点进你这竟然也在放这歌,咓~~~太喜欢了~o(∩_∩)o...哈哈
  • 亲过的那不是爱情。但是我当时中学没有看过书么,然后直接看了电影1,于是就和同桌YY哈赫了。掩面。果然电影和书是两回事。
  • 忘了说,4是我最喜欢的一本。PS,这世界,因为如此的不同,同时这些不同又相聚在相同的时空里。而美丽。
  • 勇气和关怀。还有失望,打击,以及重整旗鼓。这一本对我意义重大。另外,对于德思礼一家,我觉得这纯属教育观念差异。在这些西方国家,德思礼夫妇不顾忌非亲生被监护人小哈利的教育、心态、人格形成,这些做法就已经足够得到社会谴责的了。而在中国,提供温饱就已经算是极大的善待了。
  • 咱俩要是审美观一样,就出乱子了~对于塞德里克和克鲁姆,咱俩就是蛮拧。
  • 我已经开始看7了。这是个奇迹,是吧。呵呵。今天早上起来钻到厕所里看,都迟到了……哎我和你的审美观恰恰相反,我在看电影的时候就不喜欢塞德里克的扮演者,我意识中的塞德里克是像aaron carter那种帅的……但我喜欢克鲁姆的演员,很MAN很有绅士风度。PS,对于德赫,真的是Y者见Y了,我不管怎么看,都能看出点小细节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