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0年01月15日

    2006年的那场联赛杯半决赛 - [那些比赛和胜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48.html

      今年的冬歇期真是短得很合时宜。
       
    记得上学时赵喆最喜欢跟我说的一句话便是“你的一切不如意都缘于德甲冬歇期”。那时不像现在,除了电视和报纸没有更多途径可以了解,整个儿一个睁眼瞎。
       
    现在可好,这一个月灵杰提供着拜仁的一切,而我提供着沙尔克04的一切。瞧瞧时光过得多快啊,我现在都混到指着沙尔克04挣钱了。Jaco教育我说,写着写着就写出感情了,我说我本来就很有感情,全然不顾天打雷劈。
       
    世界杯年,为了给国家队匀出更多的备战时间,往年要休到2月的德甲现在1月中旬就要开战。意甲英超西甲德甲中,可能联赛和国家队关系最为紧密的就是德甲了。对于联赛,算种拖累;对于德国队,绝对是福音。20年过去了,德国球员从以往的28岁之后大器晚成,悄然满场跑着20出头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今年夏天会发生什么,无数地想过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成活或惨死,以及这种成活或惨死之后所带来的相关的蝴蝶效应。
       
    整理家里的电脑,发现小角落里真是藏着无尽的宝藏。当年为了纪念小波在安联的第一场比赛,我特意存了2006年8月3日的联赛杯半决赛。那是猪波拉的左半扇儿第一次在拜仁上场,小卷小圣天使还都是又马力十足又朝气蓬勃,伦辛代替卡队出场,90分钟内滴水不漏,扑点球扑得那叫一个狠。
       
    那时的伦辛是我们的宝,但凡他替补卡队上场,拜仁几乎就没有输过球。我一直觉得伦宝从小到大都活在溺爱中,现在的境遇是他根本无法面对的。他在拜仁的一切已经完全跑偏了,心态、动作、表现、言论以及所有。
       
    下半场时,17岁的胡梅尔斯穿着拜仁慕尼黑的32号球衣上场,17岁的伯尼施穿着沙尔克04的31号球衣上场,两个人比着意气风发,哦,那些踢球的男孩们啊。
       
    我简直想骂人,我太想骂人了。这些人现在都死哪里去了,一个让克林斯曼卖到了多特蒙德,永久转会啊永久转会。而伯尼施刚刚钓到了奥地利小姐,球越踢越臭。
       
    当年17岁的厄齐尔穿着17号球衣已经进入了沙尔克04的首发,我总是分不清楚小阿和大阿,更何况他们还在一个队里,真不知道对方后卫有没有跟我一样的烦恼。镜头摇到替补席,诺伊尔坐在那里乖得简直不像话。他似乎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性格,表面安静但估计心里想着,看我怎么把罗斯特给挤搭走。
       
    老比赛看着真有乐子,我一直觉得人物关系的有趣才构成了足球比赛的深层味道。当然,车轮滚滚向前岁月不饶人,昔日的青训营小将今夏便会离开拜仁了,而下半段的联赛,我希望勒沃库森和沙尔克04加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的美丽的痛苦的手 2007年01月15日

    评论

  • 催泪弹……06年还有人写过一篇德米的,说他用四年时间就可以重新证明自己,真正迈入顶级的行列,然后我印象最深的一张小胡32号的照片也是跟德米拍手的。。。我喜欢的人都TM被拜仁带倒霉了,拜仁把我都带倒霉了,虽然不想怨念但还是忍不住呃。我在想是不是我们身边也有人这样看着我们,然后偶尔感叹一下“你看谁谁谁,两年前还怎么怎么,现在就这样这样了。”我还从来没跟人谈过这个问题,估计以后问清楚了,就想通自己现在为什么活在拜仁的过去里走不出来了。
  • 可是你看,这期体能测试和拍广告,胡梅尔斯落选了,这就意味着,他基本上无缘南非了。多特蒙德那么棒的主场和球迷,不做豪门,不踢出点成绩来,白瞎了,可惜了。
  • 胡梅尔斯留在拜仁未必有机会能踢出来,不论是谁当教练。相比之下沙尔克看着厄齐尔应该更后悔吧。我倒希望多特蒙德加油,他们的比赛有内容。克洛普有两下子,看好他将来能进豪门,甚至是国家队。
  • 我不行,我躲不过去,手贱,心也贱,我也知道,这样不好。
  • 我好像有意回避这类话题。我总是试图让自己别太沉浸过去。
  • 这一连串让人纠结的名字啊。。。克林斯曼干的好事啊。。。
  • 那些踢球的男孩们。。。那些看球的女孩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