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09年11月16日

    疯狂悲剧中的各个角色 - [那些比赛和胜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39.html

        不是无缘无故要这样,我比想象中的我要更悲伤。

        当一种关系,一种情绪,它由空虚到慢慢饱满,再突破极限的时候,就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果真有“抠包撕皮综合症”,在反刍痛苦。同时,在这一场疯狂表演秀中,人人都是演员,在不同的岗位中按照自己的价值观在试戏。掩饰悲伤,掩饰喜悦,掩饰期待,掩饰自己心里的小算盘。

        我知道,在审视别人的同时,别忘了审视自己。小倩说,要学会放弃强加给别人的观点和选择。我虚心接受,努力改之。对于宽于律己严于待人的弊病,我始终是心有戚戚的。

        但也请别人尊重我的感受。有些事情,有些言语,要分时间和场合。在汉诺威没有鱼可钓,不是每个人的风衣都漂亮,那个城市也要不来签名和合影。

        凡凡说恩克真的是悲剧。我说恩克不是悲剧,这个世界让他不再眷恋,这个世界才是悲剧;德国队里没人曾真正听到他的真心话,德国队才是悲剧。我相信,恩克过后,抑郁症和同性恋,依然是德国队里最忌讳的话题,没有人敢碰。一个球员奋斗了前半生,即使他知道“足球不是生活的全部”,但他真的舍得放弃自己的事业么。

        力叔不停地写抑郁的报道,写了一版又一版,写完周报写周刊。我不知道是这件事情本身难过,还是他让这件事情更难过了。如果不看、不说、不知道,就会好受得多。凡凡说得对,写字的人,容易把悲伤扩大化。

        我发现我也可以很好地隐蔽自己的小情绪。小小的气急败坏不好藏,但越是更大的抑郁和烦躁,越能不动声色。而比这些更令人失望的,真的是对朋友说心情很坏,然后对方回复哦嗯呵呵,或一行句号。

        请不要再在盖尔森基兴大搞特搞了,请不要明年再踢告别赛了,我不想再写这样的新闻了。

        听着manu网站里那些绿草上砰砰的传球声和孩子们阳光下的叫声笑声,真想闭眼睡死。

        也请默特萨克别哭了,从汉诺威哭到杜塞尔多夫,你自己受得了,我们也受不了了!

        再哭!你也死去!

     

    分享到:

    评论

  • 疯狂悲剧中的各个角色都很尽职尽责……看的人演的人一个个心都纠着,最后都分不清彼此和来由……
  • 写字的人,是容易把悲伤扩大化。但我们不写,我们心里的悲伤又该往何处倾吐呢?我一直觉得写字是个很好的感情发泄口。抑郁症和同性恋,在这个主流世界上,恐怕哪里都很忌讳。真希望这个世界能宽容些,包容些。
  • 是不是悲剧现在都没了,是Enke走的悲伤还是留在这个世界的人悲伤
  • “我说恩克不是悲剧,这个世界让他不再眷恋,这个世界才是悲剧;德国队里没人曾真正听到他的真心话,德国队才是悲剧。我相信,恩克过后,抑郁症和同性恋,依然是德国队里最忌讳的话题,没有人敢碰。一个球员奋斗了前半生,即使他知道“足球不是生活的全部”,但他真的舍得放弃自己的事业么。”其实,我觉得,从恩克这件事里,我们必须知道一件事就是“抑郁症”是一种心理疾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最终会转化成严重的精神疾患,并且会反复发作。这些人在病态之中的逻辑和思维异于常人,所以,我老实在这里讲,他们所说的话,他们话中的逻辑,如果你能听到,你会觉得非常可笑。恩克的悲剧是上帝的悲剧。因为上帝造人的时候,他没有把所有人造成一种秉性,就好像他把植物开放的花朵造成千姿百态千红万紫一样。对同样一个生活难题,在不同的人身上会有不同的反应,在恩克那里,可能会转化成抑郁症,在别人那儿也可能咬牙就抗过去了;这就好像有人敏感、感性,有人逻辑思维强、理性,有人容易感冒有人不容易感冒,一样的。我看到有报道说,如果勒夫召恩克进队,就不会有此悲剧。其实,恩克这样的抑郁症随时都会因为某种诱因复发,甚至是在常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一些原因。因为恩克不接受治疗的话,任何其他什么人的行为、话语、神态都可能触发他,所以,勒夫在这里没有责任。大家没有注意到恩克近期的异常,是因为大家没有经验,他妻子也没有经验。这样的病人,在寻求自杀前,他们的体内其实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经验,他们的尿液会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气味,当家人闻到这种气味的时候,就应该寸步不离他左右。可是,这样的经验需要多少次的惨痛换来呢?一个人有多少次的生命来让家人得到这样的经验呢?到了寻求自杀阶段,只有强力镇静剂可以让他们内心平和。但是这种镇静剂会使人的反应迟钝、灵敏度下降,日常抗抑郁的药物,也有类似的一些作用,所以,恩克思维还清醒的时候,不愿意接受治疗,也可以理解吧。
  • 当对生的恐惧超越对死亡的恐惧
  • 就冲着德国这么天天的下雨,我也快忧郁了
  • 什么都没有才不值得伤悲,就这样吧,这样大肆的宣传让我有点反胃,就像一群急于弥补的笨蛋,好吧我承认,我也是试图弥补的笨蛋
  • 我懂。就像我也在说,有些事情,有些言语,要分时间和场合。你瞧,我自己还表示这样的观点呢。但是,我看见per哭得我心烦意乱,瞬间就急了。
  • 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但是,有些东西是不能这么表达的,我也说不好,不知道你懂么...
  • 自己再不懂自己也总比别人懂你要多得多的多。
  • 不过,有时我自己也真的搞不懂自己[摊手啊呸~]
  • 幸好还有我们自己懂得自己。
  • 对不起,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 最后一句有点过了。
  • 一时间对汉诺威96有了恻隐之心。别反刍了,你有几个胃给你装痛苦呢。。
  • 这世界,是个彻头彻尾的杯具。我在这件事里,一直没有哭。但我知道,没哭才是最可怕的。我爷爷去世的那时,我也没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