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09年09月29日

    重读《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 - [那些影像和光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28.html

        随便写写,勾出自己喜欢的句子、情节、伏笔和设计。写给自己,写给未来。

        阿兹卡班的囚徒小天狼星经历千辛万苦、误会和艰难,终于和哈利团聚了;而在霍格沃茨,哈利遇到了第一位喜爱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卢平,同时,赫敏的宠物克鲁克山和罗恩和宠物斑斑总是打个不停。

        这本书讲了两个道理:我们爱过的人不会真正离开,他会活在我们自己身体里;另外要学会宽容,饶恕曾经伤害过自己的人也是件高尚的事情。

     

    P20,“荧光闪烁,”哈利轻声低语道,于是他的魔杖末端发出一道光来,他几乎感到眩晕了。他把魔杖高举过头,布满砾石的二号墙体忽然闪烁着亮光;车库的门发出微光,在这两者之间,哈利清楚地看到,一个很大的、有着发微光大眼睛的什么东西的庞大轮廓。

        当哈利把他的姨妈“吹鼓”之后,他拖着箱子在夜里流浪。在看到骑士公共汽车之前,哈利恍惚看到了小天狼星的影子。后来哈利也对自己说,“那可能只不过是一条迷路的狗罢了……”,小天狼星渴望看一看他,躲着摄魂怪还要躲着哈利,不惜危险。

    P35,“它有什么能耐?”女巫说,仔细检查着斑斑。

         “哦----”罗恩说。实际情况是斑斑从没有显示过一丁点儿让人感兴趣的能耐。这位女巫的眼睛从斑斑扯碎的耳朵上转到它的前爪上,那里少了一个趾头,女巫嘴里发出啧啧的声音。

         “它受过一些苦,这只耗子。”她说。

         “珀西把它给我的时候,它就是这副模样。”罗恩为自己辩护说。

         “像这样的普通家鼠或园鼠,你就别指望它能活过三年以上。”这位女巫说,“喏,如果你想寻找比较耐久的动物,你可能会喜欢这里面的一只……”

        如果细心的话,前几章中不难读出罗恩的斑斑肯定是来路不明值得怀疑的。但问题是,你可能去猜它是小天狼星,但肯定不知道彼德·佩特鲁的存在。罗琳高明,让他的读者只猜其一,不知其二。

    P50,车厢的门突然开了,有人痛苦地跌到了哈利腿上。

        “对不起!你知道出了什么事吗?哎哟!对不起----

        “你好,纳威。”哈利说,在黑暗里摸着纳威的外衣把他拉了起来。

        “哈利?是你吗?发生什么事儿?”

        “不知道!坐下----

        一阵响亮的嘶叫声和一声因负痛而发出的大叫,原来纳威误坐到克鲁克山的身上去了。

        “我正要去问司机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赫敏的声音。哈利觉得她走过他身边,听到车厢的门又被打开了,然后是一声钝响,又是两声吱吱的尖叫。

        “那是谁呀?”

        “那是谁呀?”

        “金妮吗?”

        “赫敏吗?”

        “你在干吗?”

        “我在找罗恩----

        “进来,坐下----

        “不在这儿!”哈利急促地说,“我在这儿!”

        “哎哟!”纳威叫。

        这一段乍一看没什么,仔细读读,这几个孩子笑死我了。

    P93,有人在门上敲了一下,哈利的话被打断了。

        “进来。”卢平大声说。

        门开了,斯内普走了进来。他手上拿着一个高脚杯,微微冒着热气,看见哈利,他停住脚步,黑眼睛眯了起来。

        “啊,西弗勒斯,”卢平微笑着说,“多谢。把它放在书桌上好吗?”

        斯内普把还冒着热气的杯子放下来,他的目光在哈利的卢平之间来回移动。

        “我正在让哈利看我的格林迪洛。”卢平指着那水箱高兴地说。

        “令人着迷。”斯内普说,却并没有往那里看,“你应该直接喝下去,卢平。”

        “是,是,我会喝的。”卢平说。

        “我做了满满一锅呢,”斯内普说,“要是你还要的话。”

        哈利由于没有担保人,因此无权在霍格莫德村过万圣节。在走廊里他遇到了卢平教授,和为卢平教授送狼人汤剂的斯内普。作者已经把全部细节和暗示都交待给读者了,只看读书的人有没有像赫敏一样聪明伶俐。

        卢平对斯内普的信任让他将高脚杯一饮而尽,这也令哈利犹豫和担心。斯内普总是无理由地为难格兰芬多,但他是坏人吗?邓布利多一再重复对他的信任,卢平也不戒备。

        另外,斯内普说“我做了满满一锅呢,要是你还要的话”,这句话听上去着实很可爱,真不像斯内普平常的口气,倒是很像胖胖的韦斯莱夫人在拥挤的厨房里端着她煮的菜汤,偏心地给哈利留了更多。

    P98,他们周围的人都在彼此问着同一个问题:“他是怎么进来的?”

        “说不定他知道怎么潜形,”几英尺之外的一个拉文克劳院的学生说,“就是从稀薄的空气中显现,你们知道。”

        “很可能是化了装进来的。”赫奇帕奇院的一个五年级学生说。

        “要不然是飞进来的。”迪安·托马斯说。

        “说实在的,难道我是惟一一个不怕麻烦读过《霍格沃茨,一段校史》的人吗?”赫敏对哈利和罗恩没好气地说。

        “很可能。”罗恩,“为什么?”

        “因为这座城堡不仅仅有墙壁的保护,你们知道,”赫敏说,“城堡还被施了各种魔法,以防外人偷偷地进来。光潜形是进不来的。而且我倒想看看什么样的化装能够骗过那些摄魂怪。这些家伙守着每一处入口。要是他飞进来,它们也会看见的。而且费尔奇知道所有的秘密通道,它们会把这些通道都封起来……”

        这一幕是几个学院的学生坐在一起谈论小天狼星闯入霍格沃茨的途径。它让想起了分院帽唱的歌:格兰芬多最勇敢,拉文克劳很聪明,赫奇帕奇只有勤奋努力才有资格进学院,而斯莱特林最喜欢那些有野心的少年。通过他们的话可以清晰地看出学院的风格,通过他们的话也令我想起了德拉科曾经说的,“要是我进了赫奇帕奇,我宁愿退学。”

    P103,五分钟之后罗恩赶上了他们,气得不可开交。

        “你们知道那----(他骂了斯内普一句什么,弄得赫敏叫道:“罗恩!”)----叫我做什么吗?叫我去擦医院里的夜壶。还不准用魔法!”他气得直喘,拳头握得紧紧的。“布莱克为什么不能躲在斯内普办公室呢,嗯?他可以替我们结果他呀!”

        读这段我真是笑出来了声。罗恩很可爱,我一直觉得他不太自信,还有点软弱,但从他嘴里冒出的这句话听着真痛快。我用北京话替罗恩把那句补全:你们知道斯内普那傻逼叫我做什么吗?

        欢迎全国各地朋友积极补充。

    P112,一缕冬日的阳光照进了教室,照亮了卢平的灰色头发和他年轻脸庞上的皱纹。

        “摄魂怪是地球上最可恶的生物之一。它们成群结队地出没在最黑暗最肮脏的地方,欢呼腐败和绝望,把它们周围空气中的平和、希望和快乐都被吸干了。就连麻瓜们也感觉得到它们的存在,虽然他们看不到这些家伙。过于靠近一个摄魂怪,你的任何良好感觉、任何快乐的记忆都会被它吸走。如果做得到的话,它会长期靠你为生,最后将你弄得和它一样----没有灵魂,而且邪恶。留给你的只有你一生中最坏的记忆。在你身上已经发生的最坏的事情,哈利,已经足够让任何人从飞天扫帚上掉下来。你没有什么可害羞的。”

        对于摄魂怪的描写,实在不能再恶毒了。它吸去平和、希望、快乐和灵魂,除去这些,一个完整的人还有什么?摄魂怪绝对比阿瓦达索命咒和钻心剜骨咒更恐怖,求生求死都可以,求不得、死不了才是绝望。那种从头凉到脚、从表皮凉到骨髓的感觉我也有过,这么说,我也曾一定遇到过摄魂怪,因为不是连麻瓜都能感觉到嘛。

    P174,“你们看到过这样可怜的东西了吗?”马尔福说,“他还算是我们的老师呢!”

        哈利和罗恩两人都对马尔福做出愤怒的动作,但是赫敏比他们都快----啪!

        她用尽全力打了马尔福一个耳光。马尔福踉跄了两步。哈利、罗恩、克拉布和高尔都目瞪口呆了,这时,赫敏又扬起了手。

        “你再敢说海格可怜,你这可恶的----你这邪恶的----

        她蓄势又要打马尔福。“赫敏!”罗恩软弱地说,试图抓住她的手。

        “放开我,罗恩!”

        赫敏抽出魔杖。马尔福后退。克拉布和高尔看着马尔福,等候他的指令,这两人彻底手足无措了。

        “撤。”马尔福咕哝道,这三个人马上就消失在通往城堡主楼的通道里了。

        赫敏打了马尔福,这令她身边的朋友和马尔福的朋友都看得目瞪口呆。赫敏因为时间转换器而承受了太大的学业压力,正在气头上的她被马尔福激怒而正好有了一个理由释放怒火。马尔福没有想到赫敏会出手打他,比起愤怒,他还很惊讶,反应不过来。我相信赫敏和马尔福都要为这一巴掌而好好消化一阵子:赫敏反思冲动的自己和那个该打的混蛋,马尔福纳闷那个泥巴种居然敢打我!

        很感谢罗琳没有让马尔福还手。斯莱特林在输了魁地奇后,他们本有机会可以再一次和格兰芬多打成一团。

        但纯血的马尔福一直自视清高,家教良好。也是,他可以做坏事,但不该打女孩。我认为马尔福对赫敏的感情从来没有恨,充其量是讨厌和嫉妒,又或者,连讨厌和嫉妒都不是。

        一个小男生对一个小女生百般刁难,还可能是为了什么呢?

    P175,“什么?哦,不!”赫敏尖叫起来,“我忘记上魔咒课了!”

         “但是你怎么会忘记呢?”哈利说,“我们走到教师门外以前,你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呀!”

         “我简直不能相信!”赫敏哀叹道,“弗立维教授发火了吗?哦,这要怪马尔福,我一直在想着他的事就忘了别的!”

        事实证明,我猜的是对的,也挺高兴读到这句话。

    P223,“要是他以为我是奸细,他就不会告诉我,彼得。”卢平说,“我想这就是你没有告诉我的缘故,是不是,小天狼星?”他在小矮星彼得脑袋上方不经意地问布莱克。

         “原谅我,卢平。”布莱克说。

         “没事,大脚板,老朋友。”卢平说着卷着了袖子。“反过来,我也曾经认为你是奸细,你也原谅我,好不好?”

         “当然。”布莱克说,那张瘦削的脸上掠过一丝笑影。

        在尖叫棚屋,像是法官宣判一样所有该来的人全都聚齐了。除了尖头叉子,月亮脸、大脚板和虫尾巴再次相遇,而斯内普依然是那个不受欢迎的人。

        老友重逢,一笑泯恩愁,我总是喜欢这样的情节和设计,百看不厌。

    P259,我,小天狼星布莱克,哈利·波特的教父,特此同意他周末去霍格莫德村。

        一部儿童文字作品,却看得我们这些大人唏嘘不已。哈利终于拥有了一个亲人,在千辛万苦之后,我读字条上的这句话觉得很澎湃,没有道理没有条件地激动。小天狼星是许多人喜欢的一个角色,我没有特殊感情和偏爱,但同样喜欢他的幽默:“大脚板先生表示惊讶:像斯内普这种傻瓜怎么竟然成了教授。”喜欢他的孩子气:“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想像着小天狼星骑着飞天摩托车的样子,他绝对是四人组里最枭最酷的一位。

        罗琳在这本书中虽然送给我们一位小天狼星,但本该圆满的告一段落却随着他再次地流浪天涯而消逝了。哈利眼看要得到的幸福,在哪里呢?

     

        魁地奇世界杯赛场见。

    分享到:

    评论

  • 哦天啊,我必须得说,我觉得这东西真的好萌。我也要去重读。但是怎么解决我的“第七部纠结症”还是个问题。我就说嘛,试着回想我们自己的学生时代,百般刁难一个人,代表了什么呢?*眨眼睛微笑*
  • 你是成心说给我听的吗?我觉得我骨子里偏爱危险分子,这事儿邪性了。
  • “我,小天狼星布莱克,哈利·波特的教父,特此同意他周末去霍格莫德村。”我还是比较喜欢亲世代的这几个男人~小孩子辈的不予理睬~
  • 我坐沙发,至于骂人那事,你已经帮我说出口了,作为一个文明人,我就不重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