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09年06月10日

    用生命记下那个五月 - [那些比赛和胜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407.html

        拖了很久没有写我的上海之行,于是有太多朋友催啊催啊。心里又温暖又不安。我也想写点什么,但又害怕具体的文字表现出来的感受不及内心的十分之一。
        记得《爱上女主播》里的刘永希曾经对尹响哲说过一句话,“这个夜晚对你只是人生中的普通一天,而我,却要指着它活三十年。”在上海的这些日子,我脑子里就不停地涌出这句话。我觉得贴切,比贴切还要贴切。
        很多很多的感受都不知从何说来,一直很宅的我第一次远行之后不愿回家,那四天上海的日日夜夜、流光溢彩,是我一辈子值得收藏的回忆。那支支持了超过十年的球队,那些看着他们一路走来的球员,当这一切真的站在面前,这些裸露在空气中的悄无声息愈加明显。
        比平常心还要更加平常心
        我比德国队早到了上海一天,因此我有时间从容地落脚和四处闲逛。
        之后的日子和莉莉与德国队朝夕相处,每天跟随并辗转于他们的行程中,我相信这是我这辈子离他们最近的一次,可以用自己的眼睛和心在他们身上得出真正的判断。
        对于德国队的喜爱已经很多很多年了,现在的我早已过了顶峰状态。随着年龄的增长,心态也越来越理智。而这次去上海,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可以看一看眼前真实的他们,用自己的心记住这一次相逢和他们的轮廓,可能这也是生命中唯一一次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他们。我这个人对于签名和合影都不太感兴趣,也没有其他的奢求。但在和他们接触的三天时间中,我还是拍了不少合影,请见到的球员签名。在德语白痴的情况下,英语成了救命稻草,而且签名的意义并不是在本子上留下的笔迹,而是接触他们的方式之一。
        在北京的时候,我一次又一次地劝包子平常心,生怕梦想太多会令自己失落。有关德国队的消息和态度我早有耳闻。虽然内心贴得很近,但我们终归属于两个世界,他们是球星,走到哪里见到的都是疯狂的脸;我们是球迷,那一张一张疯狂的脸对他们可能早已疲倦。
        也正因为这样,对于任何我所得到的经历的,都异常珍惜。
        当我伸出手去握住小波的手
        在第二晚的训练后,小波用中文说“握个手吧”,我想也没想便伸出了右手,然后他用他的大手握紧我,我可以感受他粗糙而厚实的手掌,同我想像得差不多。握了几秒钟之后,我故作潇洒地和他说了句“波尔蒂回见”便扭头走了。事实证明,我是个反射弧非常长的人,当时并没有觉得如何,时过境迁之后,顿觉那一刻竟有些不真实。
        我相信小波在拜仁的三年没有白费。他始终是一个需要接受温暖,才能绽放笑容的人。在这一点上,谁也无法改变他的脾气秉性。
        在上海的三天,我觉得自己基本上和他混了一个脸熟,当然这种熟悉会随着他紧密的赛事而就像所有记者之于他那样慢慢消逝。我每天见到他会和他说你好,也每天都请他签许多个名字然后到处送人。
        有那样一颗行星,闪着自己的光亮,每个人抬头仰望都羡慕着它可以璀璨整个黑暗的夜空,但它自己知道,这刺眼的亮光究竟是用什么换来的。
        开始爱上上海 这里存着回忆
        29
    号的下午,我和莉莉在波特曼门口的长椅上坐着乘凉喝水休息。这是我们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了,也是比赛进行前的短暂平静时刻。我也知道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和他们一起身处上海,晚上的比赛结束了,我便会去杭州,他们也将前往迪拜,天各一方不再相逢。
        看着前面的车来车往,头顶上的梧桐树叶哗哗作响。上海仿佛很喜欢在路边种梧桐,花色的树皮和各色的树叶很能装点城市。我说我喜欢上上海了,这里的路人对我都是那么地友好,而且我也很习惯这个除了北京,最像北京的城市。
        在那天上午,我们在世贸艾美参加了发布会并且吃了午饭。我“偷”了德国队为了布置会场用的队旗,就像小猪在娱乐中心“偷”了游戏机一样。我把这个绿色的小旗子放在了我的包里,心想晚上可以让小猪在这上面签上名字。
        我的确是个很过份的人。用饭店的挺括一些的信纸让猪波拉签名,那些不是那么喜欢的球员我递过去的是自己采访用的条纹小本子,而这个队旗,我留给了小猪,在我心里,只有他可以在这上面签。事实证明当我有了想法的时候,往往都事与愿违,于是这个旗子现在静静地停在我的抽屉里,睡死过去。
        或者没有人懂得我心里的感受,没有人懂得当我离开上海时,我望着上海的八万人体育场迟迟不肯回过头来,直到视线消失,直到散不去的浓雾令我再也看不到那一座白色的城池。
        最后的夜晚schweinski拒绝了我
        我站在球门后看了90分钟的比赛,有关阵容和战术在这个角度想看得明白那是徒劳。我的身后是许多德迷MM,只可惜上半场球队是向另一个球门进攻的。
        赛前德国队照例有穿着长衣长裤踩球场的习惯,很多队员都很轻松。勒夫远远地看着他们,大比依然和球员们打成一片,而schweinski也永远往一块儿混、窃窃私语。傍晚五六点钟的上海体育场一片宁静,看台上还没有太多球迷,因此也没有太多喧闹。西边的看台还透过来晚霞的绯红色,令白色的球场柔和而暧昧。
        整个比赛过程中,我只记得小波进球时,我在一排中国记者中旁若无人地跳着欢呼着,然后转过身高举手臂,朝10看台握拳。是的,我希望他可以令我们骄傲。
        当终场哨吹响的时候,我其实很不能接受平局的比分。我跑到了球场回休息室的入口旁,看到小波趴在广告板上喝水。
        此后schweinski坐在替补席上不停地边聊天边东张西望。我看到他们之间空了一个位置,马上意识到如果我可以坐在他们的中间拍张照片这机会该有多宝贵。我跟小猪说我想同你和波尔蒂合影。他依然是那头不会拒绝别人的猪,手指朝下向我挥着,那意思是招呼过来坐。但球队的安保伯格曼先生却在我最不愿意遭到阻碍的时候拒绝了我的请求,然后居然巴拉巴拉把小猪说了一顿。
        我没有太多的失望和不情愿。可能就是因为心态好吧,总觉得已经得到太多,该知足了。
        随后我望着每一位球员一一而去,好在他们并没有喜怒形于色。诺伊尔冲我走过来,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抬眼望着。他拿起笔要过纸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我看着他的眼睛,觉得很分外亲切没有陌生感,他脾气非常好,以至于我一点点都不怕他。想起昨天在发布会上的相遇,想起自己当着他的面儿藏拜仁的队徽被他鄙视嘲笑,我也知道我已经彻底输给他了。一个月后,他会去瑞典参加U21的比赛,我说我一定会熬夜看的,并祝福和祈祷他能夺冠。诺伊尔是我上海之行的意外收获,那感觉是有别于猪波拉的。
        此后我和莉莉同每一位球员打招呼,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惟独少了schweinski两个人。小波基本上直线走向大巴,然后他在大巴的上车处坐了下来。我站在他对面,中间隔着铁栅栏,目不转睛。我知道没有下次了,便希望把他的样子最后一次印在我的眼睛里。他拿着手机在发信息,间或抬起头来,我朝他微笑,然后他会很礼貌地回一个同样的表情。小猪也是这样,他没有和在场的任何一位中国记者交流,我喊了几声basti,他听到了,但是他转过身扭过头来做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和手势。我有太多的理解,怎么可能强求,被爱的人不用道歉。

        我看着球场外的球迷全堆在栅栏外,同样盼着看他们最后一眼。此去一别,天涯海角。我见到了爱了十几年的球队,并且还要继续地爱下去。我想,德国队令我生命饱满,令我生活独特,他们是最特别的存在。我一定会在有生之年,看他们站在世界之巅。
        我始终觉得这是一场梦,当飞机落在北京的时候,我还睡着不想醒,不愿醒。

    分享到:

    评论

  • 确实,“此去一别,天涯海角”太过言重了很多以前不敢想的事,现在都已实现现在觉得不可能的,还有未来在等我们
  • 亲爱的,我很高兴可以在三天宿命而神奇地遇见你,遇见他们。一篇博客可能真的很难表达那三天的一切,或许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该怎样回忆才会更好。其实回过头看这三天,我最轻松最惬意的就是那个比赛那天的下午。好想时间一直停在那里。世界之巅,会等到的。
  • 咋办,你把我弄哭了!“我有太多的理解,怎么可能强求,被爱的人不用道歉。”此外:爱上你,有多么幸福!!!
  • 2006年10月2号上午,我蜷缩在高速大巴靠窗的座位上,直到车子慢慢启动,驶离上海长途客运中心,我知道与此同时,舒米也会离开酒店去机场。想到那一别或许就是一生一世,终于没能忍住T T,窗外大雨倾盆。。。
  • 很冷静也很平实的文字,虽然最后“此去一别,天涯海角”的说辞稍微有点激烈,但恰到好处。看得出,铮铮内心特别知足,而且满心感激。
  • 此等大事,也不是这一页纸能写完的了吧。能从上海滩带走一份美好的回忆,就挺好了。
  • 看了这篇日志我除了T____________________T就没有别的了T__________________T
  • 呵呵,我不知道我有没有明白你想说的是什么,但是我理解那种过程的梦幻和回头看时记忆的温暖。很开心你可以和自己中意的那些德国孩子有这么近的接触,回头看是多么快乐和温暖的故事啊!有次我们德语班一起看了06世界杯一个德国随队摄影师拍的影片,小猪真的好好玩好好玩的一个人。听这首歌看的你的日志,呵呵,很好听~ http://mail.timpark.com.cn/my.mp3我下周一又要去德国了,和朋友聚会然后去西班牙玩。但我暑假会在北京做实习,什么时候有机会一定找你去鼓楼喝咖啡。 :)开心你喜欢上海,哈哈~
  • 对铮铮的一句话印象很深刻,“对我而言,只要用眼睛看到他们,记录下一切,就足够了。”这也是我的心境,大概我已经脱离了那个可以随便笑随便闹的年龄,大概已经过早的背负上了成熟的枷锁。感觉很沧桑。于我而言,最大的喜悦不是看到德国队,而是看到铮铮,看到一群从四面八方来到上海的朋友,25岁的生日,注定因为你们的到来而变得与众不同
  • 被爱的人不用道歉
  • 够了,我爱你,不必人懂。
  • 去跑自己喜欢的项目是一种勇气另,羡慕英语好的人T_T
  • 我从未亲眼见过自己热爱的球队,很好奇这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也疯狂地爱着他们,我说过,没有他们,我活不了。但他们到底跟我是两个世界的人。告别的时候,生离死别。好想体验一下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其实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我就本能地处于欧洲时间。明年这个时候会很特别,那些男人又要站在赛场了,而且对于有些男人会是最后一年的世界杯了。做了十几年的梦,终于要陪他们一起醒过来了。
  • 所有的语言都是苍白的。我想,经历过这梦一般的5月的人,才会明白这字里行间的东西。但是我又害怕,有一天,我忘记了怎么办?告别的时候,生离死别。毫不夸张。真的
  • 说真的,小蒿进球我欢呼了,小波进球我只笑了下,发现是小猪传的,我又笑了下。然后还是希望小蒿进球。我那么那么喜欢德国喜欢猪波,但是事实证明,当这么多人凑在一起的时候,猪波居然没那么重要了。要是能坐猪波中间照张照片,那可真够rp的。5月的这几天既然收获这么多,当然得写个日志了,绝对不是徒劳。“谁也不知道生命里的相遇还会出现怎么样的奇迹”我喜欢这句话呵呵。。
  • 那我抢个小沙发。最后写得和生离死别似的,别这么悲观嘛,谁也不知道生命里的相遇还会出现怎么样的奇迹。写得很平淡,但是我知道的,那种感情无法用文字完全表达出来,但是文字又是最好的方式,保存得很长久,不过这段记忆已经在心里了,你自己最能体会。
  • 写完了更觉得徒劳。我想表达的完全不是这些。和谁说都不明白。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