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08年10月11日

    一个星期六的小语 - [那些影像和光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368.html

        这个周末照旧还是要上班的,但我今天心情很好,不用化妆就出了门。
        前两天赶场子必须把自己涂得好看点才好意思见人,但这就苦了我的脸。虽说平常的淡妆我很待见,不过如果严重到我画眼线和眼影儿,这事就大了。就算画了之后立马我的脸上呈现出云泥之别,可那厚厚的粉让我觉得笑起来我的嘴边儿好像堆着梯田。活动结束之后,我重妆再加上大墨镜逛超市买馄饨,身边好友跟我说,你是去采访了还是赶通告去了?我答复,我想参加09年超级女声,最近正忙着练歌呢。又问,真的假的。我说真的,到时候你得给我投票啊,买8个手机一起投!
        我真是堕落了,亦真亦幻也脸不红心不跳。诚然,这也算离艺人又近一步了。只不过我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83年的。有时我也挺放不开的,让我在鲁班面前拉大锯,便恨不得把锯架自己脖子上再拉。
        遇到楚生是此前的事情。第一次听说他大名是在几个月之前,但没想到会很自然、或说水到渠成地就见到了他。虽说他的南方普通话着实地让我搞怪了一阵子,但这个人身上的真诚和开阔还是令我感到很舒服。谈乐队,他能说上半天;谈旅游,这个人也能给你一大堆建议;让我更喜欢的是,此君饭前可以很幽雅地拿着菜单点上一大桌子菜,颜色搭配合理,荤素搭配合理,营养搭配合理。
        跟楚生算是真正的同龄人了。但很惭愧我的人生目的地基本上是以北京为发射点,没有太多见识。抵不上他四处漂泊,见惯人生冷暖。这人很像仙人掌,哪怕在沙漠里也能挺上半年,不像我活脱一拿皱纹纸做的北京月季,还迎风流泪。
        或许我们唯一相像的地方就是:他的脸上有坑、我的脸上起包。
        陈楚生很健谈,他身上的那股稳重也是我所欣赏的。说他是“快男”简直就是一种侮辱,说他是“艺人”也是不合适的称呼。不是说艺人不好,也不是说快男贬低了他,身处斑驳世界却依然可以沉如镜面是他的现状和选择。
        我毫不怀疑他可以走得很远,因为他的强硬和固执,更因为他家人对他的无为而治。陈楚生的道儿道儿基本上是一种看似过时的情歌,有点像齐秦或是张信哲那类路数。虽然这比不上一时的嘻哈或正规院校杂牌儿军,但也是最有保证最长久的一种歌路。
        更珍贵的是,这个年代如果有人能做到不急功近利、不趁机敛钱、不焦虑,真是不简单。
        中午还看了一个电影,《东京审判》。我很惭愧我并不知道当年代表中国去日本参加日本战犯审判的是谁。通过百度得到了梅汝璈这个名字。继续看下去,粗粗地了解了先生的一生。便更加感慨梅先生的一句“我不是一个战士,我只是一个法官,来自中国的法官”。抗日战争是中国近代史上浓重的一笔,它应该就像砚台上磨出的最淳厚的墨汁一样,把这股黑汤子灌进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的心里,血液循环也清除不掉,心陈代谢也无法消化,那块脏脏的黑色永远存在!不想谈什么一衣带水,也不想谈什么中日友好。大部分80后是激进和有良知的,我身边这样的年轻人就不少。但如果90后们非要喊着卡哇依一寸一寸地沦丧国土,真是一件可悲的事。
        当片子里镜头闪回着一个一个日军首领,而他们说着自己无罪的时候;当英达演的倪征燠讲着字正腔圆的英文,一字一句逐一击溃的时候,当东条英机说对中国发打动侵略对于日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正确选择的时候。“历史不容忘记”这几个字是日本人告诫和教会我们的。梅先生以一介书生的形象肩负着中国的生命、荣誉、国土和民族大义,没有国格,便莫谈梦想、生活和爱情。
        我不喜欢谈论政治,《茶馆》里那句“莫谈国事”是我一直不搁浅的台词。但我喜欢用文化来影射或引导政治观点。比如让很多小学生去电影院看《东京审判》,效果应该好过让他们念书本上的“莫忘国耻”。在一年一度“中日歌会”暖曛曛的气泡中,我甚至也快以为我们的友谊渊远流长了。可能我这样写,煽动了一种狭隘的爱国主义,但是当别人把脚伸到你的国土上的时候,我不相信谈道德、谈正义可以换回30万南京人的生命。
        行了,先写到这儿吧。把对日本的仇恨和对楚生的敬佩混为一谈,确是有点一言难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雏菊 心底里的爱 2006年10月11日

    评论

  • 我喜欢这种淡淡的味道!还有,对于化妆,我没有任何概念!!!
  • 還是特別的喜歡你的文章.
  • 铮铮~ 找点空闲找点时间,出去逛逛,外面好多风景~
  • 你怎么一个劲碰到这些快男呢。。今年奥运年虽然诸多不便,还有各种天灾人祸。。好歹打开电视不用看到铺天盖地的选秀广告,这是让人多莫神清气爽的事情。。

    现在街上还是能看到哈日打扮的人。任何一个国家被侵略以后都会有一个汉奸团体。。
  • 如果说魏晨是一个新鲜的橙汁的话,那么楚生就是一杯苏打水;如果说魏晨是一抹灿烂的阳光,那么楚生就是天空的白云;各有所长,欣赏谁都没有错。

     

    看过白岩松的岩松看日本,气氛与小日本在靖国神社里的所作所为!!!!!!但是这个国家也有很多我们学习的地方,希望就如鲁迅先生所说,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中国人决不能忘记这段历史!!
  • 我对战争题材的片子也有点忌讳..........大一的时候看了<战争风云>还有<战争与回忆>(都是很厚的书,比兰的自传还厚).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的头发都要掉光了.看完后,硬是用了好几个月精神才恢复过来.........

    但这两套都是极好极好的书.看完后对二战会有更深的理解.

    <战争与回忆>写得有点残忍....心理承受能力不够的,不建议看完........
  • 甚是喜欢姐姐的生活哦~我一直很向往那样的生活呢·~

    现在我马上要毕业了,我好想出去一个人闯荡,可妈妈说他们会很心疼

    不过我一直想做一个能过着像姐姐这样生活的媒体人呢~嘿嘿
  • 我也向往过漂泊的经历。年少时候就很希望自己成为那种“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可惜我的成长轨迹仍然没我向往的那么不凡。
  • 不错呀,从快男到政治,思维跳跃很敏捷。

    我正忙着找地方看《画皮》呢,你这又来了个《东京审判》。

    今天早上重温了一遍《穿着Prada的恶魔》,发现女主角居然是82年11月的。
  • 我其实很怕看这样的片子,我觉得我承受不起,我知道这是一个自私的想法,可是当我因为害怕负担而不去了解这段历史的时候,我反而唾弃着自己的良知;就像你说的那样,或许我们不用在了解后将负担扛上,可是我们有义务去了解这段黑暗的岁月,这是对自己民族的尊重也是对自己国家的责任。

    没有国,当然不会有梦想,生活以及爱情。

     

    说到经历,就像踢球的经验一样,需要岁月的历练和生活的磨难,我喜欢这样的人,无论现在如何,将来怎样,我喜欢这样生活过有生活的人,我觉得他们很完整。
  • 我可是只喜欢魏晨这孩子的。

    陈楚生知道他很红。唱歌一个腔一个调的那种清脆的嗓音。

    听魏晨,听丁香花,听发如雪,听一个人睡。听小小快乐。真的风格各异。

    听楚生就只能听“有没有人告诉你”“有没有人在你日记里哭泣”“我很爱你”这三句话了。

    东京审判里的梅先生的故事以前在杂志上读过。象法学大师一样让人敬仰。。。

    铮铮栏栏是我很喜欢很牵念的一个陌生的好孩子。。。祝福。。。
  • 从东京审判开始说吧.读书的时候,老师说过中国解放前的六法全书已经是相当的完整,而且中国作为二战战胜国地位的显现,就是参加了东京审判.梅法官的水准体现了中国国际公法的水准.而且是执法的水准.

    法官和教授最大的区别在于知与行的不同,徒法不足以自行,所以我们不但需要完整的法律体系,更需要象梅法官这样的执行者.

     

    国际公法的学习已经是20年前,其后多少物是人非.其实法律背后都是国家实力的体现,只要有实力,规则都是由你制定的.曾经的国际法系的学生很羞愧,我已经离那个领域越来越远.

     

    生哥啊.一直觉得比赛时候的生哥是最出彩的,厚积薄发,就象06届的尚小三,巧的是他们都是分区的第二,总决赛的冠军.这说明了他们超强的心理素质,也说明了个人阅历丰厚,那些艰难的岁月都不曾白白经历,都化作了点点智慧.有这样的朋友很幸福,铮铮你RP好,才有机会感受到啊.
  • 《东京审判》,应该组织学生们看看,很有必要。
  • 你又爬墙啦。。。

    陈楚生我不认识啊...望天....他谈乐队都谈些啥,没准能和他聊上

     

    这个年代如果有人能做到不急功近利、不趁机敛钱、不焦虑

    --------------------------

    我家的Damon~
  •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