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06年01月06日

    公平为何 - [那些日子和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75958200.html

        前两天看到一个案例,事件发生在山西的一个小县城,地方很小,也不富裕。几个人之间有了很复杂的债务问题,于是其中一个人自带摄像机一边拍一边侵入另一个人的小店,非法转移了他人的财产。事主当然不干,于是起诉到地区法院。结果法院居然以盗窃不典型、被告与原告之间有经济纠纷为由不予立案。事主又上诉到中院,中院要求退回重新审理,结果刚刚还不予立案的地区法院重审,宣判被告有罪。收到判决书后,被告又不干了,反而上诉称自己将转移他人财产的过程已经用摄像机拍下来了,影像可以说明我并不是偷。法院觉得有理,又支持了被告的反起诉,撤销了判决。
       
    现在本案的最新发展是原告已经第二次起诉要求制罪于被告并请求赔偿。
       
    可笑吗?我觉得挺可笑的。因为自己是读法律的,上学的时候做过无数个案例,既看到过很精明的犯案人,也接触过法律的荒芜禁区。我做题的时候,会依照一个很简单的道理,那就是有时法理与情理是可以非常融洽地相处的。而这个案子,显然被告原告的作法没有什么可质疑的,只是作为调整国家司法秩序的几级法院却如此反复,别说法理,情理亦不通。
       
    很久之前,上课听到,法律讲究公平。法这个字的古体字就有威严和水平的含义。其实写这一篇文章我只是突然在想,公平,是一个什么东西?
        
    简单来说,谈起公平,理论上来讲,最能代表它的还是法律。可现实的情况却越来越在挑战这一秩序。除了这个案例,大家一定还知道那著名的奥拓车主,他开车撞死了突然翻越绿化带从二坏主路跑出来的被告,结果法院判决是他要赔付10万块。另外,炒的非常热的哈尔滨二院的那个天价医药费之案,我不知道最终会走到哪一步,它会不会最后弄个行政诉讼了事,最可怕的是行政处罚了事!总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倒真觉得这是我们学法律的人的悲哀,因为你学习了一种游戏规则,但最后发现这规则并不通行,有特权的人太多,没道理的事太多。
       
    论法以外,谈到公平,那就更加的复杂了。人活一条命,那命公平吗?就拿高考来说,只是一个户口就决定了大学对你的选择。要想上同等的大学这些北京的孩子可以比外省市的孩子少个一百多分,可我们在这么优厚的条件下好吃好喝还是考不进清华北大。相差真的不是一点点,不知道有多少来北京上学的学生会骂我们这些北京孩子笨蛋一群。
       
    还是考试,这几天又到了考研的紧张日子,多少学生又在拼命抓紧。而华东师范已经接受了一位特别的研究生,他就是刘翔。我听说过那些取得优秀成绩的运动员可以凭金牌免试上大学的规定,但是有人拿着这个读研还真是闻所未闻,做事不怕遇到特别,就怕过分。我不知道刘翔他英语统考能得几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过考研要背多少政治题,而他背过一道吗?总之,除了顺顺利利注册了研究生,华东师范居然还送给他20万的学费。没错,刘翔是世界冠军、中国的骄傲、某些人眼中的神,甚至几天前我也被他电晕。可是,我们这些小姑娘可以晕,但校长,您不能晕得开这种绿灯吧。
       
    所以,规律摆在每个人面前,而真正执行起来却是难上加难,总会有许多合理的借口来挑战公平,面对这些,有时,法理和情理真的都很脆弱。有句话叫做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我向来觉得此言荒唐,荒唐得就像元旦时我曾听到一位我鄙视厌恶的人说“我觉得自己还是挺善良的”一样。我不信公平,但我信命,我笃定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而有些人呢,他什么都不信,因此无所谓因果,那他是不是就不受命的制约呢?这就像坏人他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坏人,因此他同好人一样可以一生无愧于心。法律、公平与命运其实都是一种游戏,一种游戏规则,前者存在于文本,后者存在于灵魂,公平是一种调整,有时唯物,有时唯心,没有绝对,只有相对,我们能做的只是尽量地保护好自己,尽量地不受伤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静悄悄地开始2010年 2010年01月06日

    评论

  • 诶~兰兰也是学法的啊?

    握手~握手~
  • 铮铮文笔很流畅呢。。。偶也是学法的,有同感。
  • 不公平到处存在,要么无奈,要么去争取特权...
  • 汗!好像外地人对北京青年的误解很深啊。曾经听说在河北某学校,老师批评那些不上进的学生时总要说:你怎么跟北京孩子似的?听了这些,不由得不去心痛。其实在现在这个信息发达的社会,地域差异已经不那么明显了。北京的又怎样?照样要为了生活而拼命。
  • 难得北京的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观点。
  • 不是那是个女的
  • 又是一个令人伤心的话题,关于这类的我听的见的感受的太多了。就以高考为例吧,与我同年同教室出来的同学,386分的成绩,只因为某大学学院的某院长是她姑姑,现在就在那个大学的本科教室里坐着。而我,442分,与本线一分的差距使我和多少同我一样的学子一起还要继续地抉择,审视,跋涉在自己新一轮的求学之路上。知情人透露,不降分并不是因为线上学生多,而是因为后门的名额已经占满了。只要有人,降个80,100都不算多。后门面前,我无话可说。说完求学,再说求职。时常看到报道大学生求职的新闻,一个月不足千元的工作往往都能招来大量本科生。而我的初中同学,以一个技校文凭,只因为在某区委内部关系比较硬,就顺利进入了一家事业单位,月薪3000多元。绝不是我看不起技校毕业生,而是这位同学我太了解了,初中时每次不管什么考试他都稳居全班倒数第二(值得一提的是排倒数第一的是一位有弱智证明的伤残人士),因此我实在想不通那些上岗考核的政治常识他是怎么应付的,不用说,背答案了,只要认识人,一切都简单。无独有偶,一个朋友家的邻居也是凭借这种连带关系,职高毕业后就进入了一家效益非常好的国营企业并且还当上了个小头头,手底下管着的全是大专大本的毕业生。因此这公平二字,我早已不敢奢望了。就连一个小学,甚至幼儿园,按说孩子呆的地方应该是最纯洁的吧?可是家长有门路,或者给老师领导送点礼,这孩子的待遇就是不一样。什么选班干部啦,参加点活动啦,学期末评个奖啦,自然是可以得到优待的。如果说中国社会失去了公平,那么不只是在成人世界,试想一个孩子从小就习惯了这种靠家长门路受照顾的日子,那么他以后长大工作了,手中有点权力了,他会怎么做呢?如果说成年人竞争间的不公平害的是一个人,那么之于教育,特别是初等教育,害的可能就不只是一代人那么简单了。说劣根性也好,恶习也好,都是代代相传的,不是吗?
  • 好有深度的文章,那我就不看了!踢你一脚,在北京没事做就来上海玩玩呀!!!你不是想去那个乌镇嘛!
  • 素质决定生活,影响命运,金钱改变生活,改变命运!生活太复杂,只有你想不到的
  • 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 法律啊法律,真是頭疼~~~法律和情感面前,當然是情感在前~~先會感動再説
  • 俄...一看到法律就头疼...
  • JJ的文章真是有深度,小猪花了好长才嚼完又花了很长时间再咽下去,又花了好长时间消化,嘿嘿~独到的见解真不错,HOHO~新年快乐,加油加油~!!
  • 好文~好文~最后一句尤为精炼。确实,公平这东西只是时代的当权者和强势一方所制定的规则罢了。铮铮是学法的?好像之前没听你说过啊~起敬~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