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3年01月16日

    有感于这一次别离 - [那些日子和生活]

    Tag:告别 同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227444968.html

        今天下午,有一位此前共事很久的同事来单位辞职。他不来上班很久了,新工作也已经找好。这次来,只是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把所有单子都最后一次签上名字。

     

        他是设计师,年龄和我相仿,性格偏内向,说话非常温和,工作起来也有责任心。他是我很喜欢的那类同事,不端着,不强势,乐于助人。很多次了,一旦在下班时间见到他来加班,办公室的楼道里都会有一条大狗跑来跑去。不少同事怕狗,但我不怕,因此这只名叫圈圈的家伙经常和我厮打在一起,并能够踏实地卧在我的脚边儿休息。

     

        其实我和他的工作接触并不算太多,因此这样的频率使得我们距离产生美。这是最好的一种合作关系,也是最融洽的一种交往方式。共事,但又不真的共事。直到今天,我才慢慢领悟到在以前的日子,其实和不少人都可以更加轻松地来往。只是我,往往做不到不见外。说白了,我倒有时候端着了,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类人。

     

        北京的天灰了好久,今天终于出了一些太阳,于是这个下午最美好的两三点钟,他来到他的座位边,开始拿硬盘考电脑里的文件,并且把原来办公桌上的一些东西收收捡捡。这个举动在我来到华奥星空的五年时间里,看到过无数入职和离职的同事都这样重复过。有些人,我不在乎,有些人,我舍不得,也有些人,甚至都不曾听说和认识便离开了。当然,也有些人,不在意我,自然也不必跟我道别。

     

        毕竟,工作关系,实际上真的是很稀松的一种人物关系。我悲观地讲,此时的热络,又有多少能够坚持到彼时。仅仅为了工作而相处,那真是糟糕的来往。也正因如此,我更愿意结交那种即使我离职也能够继续完好友谊的同事。媒体圈简单也复杂,简和杂,都看自己。你当它是江湖,便免不了挨刀;你不拿真心实话待人,换回来的也自然是虚伪;你当它只是工作,那么关上稿库,自然便是自己养花浇菜的时间了。我是第三类人,不允许工作侵袭到生活的方方面面。

     

        在他收拾完自己的电脑之后,我帮他继续将办公桌上的所有细碎都敛干净。澳门东亚运动会、南非世界杯、广州亚运会,所有的这些大赛吉祥物都安安静静地站在电脑旁。我叫他把这些已经落了土的毛茸茸带回去,并且还要记得一定先洗一洗再放在家里或新的办公室。椅子上,他还挂着一件衣服,是夏天空调太冷时的应急之物,同样放了很久,于是很脏,他卷了卷,一并放进了双肩背,准备带走。

     

        整个楼层都很浮躁,说话声音大的那些人依旧喧嚣着,哇啦哇啦地表示着自己日理万机事必躬亲有责任心,就像一头野兽,在自己的领土上喷撒尿液,以表示这是他的地盘。对于一个已经离职的同事,无论共事多久,可能都唤不起他人的注意。因此,很多很多人甚至没有打个招呼,也没有站起来寒暄一下。令我感到安心和开心的是,我送他出了门,并且没有极其虚伪地说“以后回来玩”,而是对他讲到“我会一直留着你的电话号码,我们常联系。”

     

        甚至,或许是日光暖和的原因吧,我都很想用一个拥抱去代替一次别离。只不过这不是我们常用的方式,怕吓着他,又或者,我想拥抱的,是未来某一天的我自己。

    分享到:

    评论

  • “孕妇防辐射服有用吗”这个ID每次都是同一句话
    回复Secret说:
    这种机器人真不嫌累得慌~~~
    2013-01-17 23:27:30
  • 话说,看标题我真的以为是《一次别离》的影评。
    回复Secret说:
    写的时候,的确想到了那电影。
    2013-01-17 09:56:26
  • 我是那种辞职后就再不愿意踏足那里半步的人,“有空常来玩儿”对我来说就是句废话,自己不爱听,也不会对别的辞职的人讲。不过有些人不做同事了反而更容易做朋友了。PS:很喜欢最后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