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1年12月31日

    再见2011年 - [那些日子和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184377955.html

        又过了一年,又大了一岁。
        时光真是很快,眨眼工夫春夏至秋冬。说真的,我无法不满意这一年的日子。
        睿睿去了青岛,她有勇气彻底抛弃北京的生活方式去那个沿海城市过她青旅的小日子。我深深地羡慕,但也知道无法效仿。离不开,放不开这种态度本身,也让我感到幸福。在北京的一切,在这里的生活,的确目前没有停顿和改变的理由。
        这一年,我将工作重心从综合转移到了国足和国安,那些青涩岁月和年代,我是他们无比忠诚的球迷。现在再次的亲近使我有了一些紧张和窘迫。已经离开太久于是这个圈子里的太多人和事都已生疏。我并不满意这一年的稿件,希望质疑的态度和自我标准的设立能够在明年有所长进。
        因为国安,我和失去很多年的大学同学奇迹般地重逢了。也见到了好久不见的小姿姐姐。分别太久,她夸奖我除了变漂亮,还比原来多了些风情,所谓岁月会让女人越来越饱满。这一年我总是听到这两个字,很受用,我当它是莫大的褒奖。
        我在滇池看波光粼粼,在太湖看水波荡漾,在科隆看教堂的倒影,在青岛念着文慧你听,在绍兴的乌篷船泛舟,在海德堡望内卡河。很多柔软的水都从我眼前荡过、流淌。
        这一年,我受爱情的伤,却迟迟不忘那个并不适合自己的人。我用了很长时间折磨和虐待自己,并一次一次原谅和反复。我知道,放弃底线的自己一点都不可爱,连我都嫌弃那样的自己,终于,好久好久,当他再说我想你的时候,当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我身上时,那些曾经如此温存的话却已经无法再动摇我。
        我现在仍然不知道将来会嫁给谁,我只能保证要让自己更漂亮、独立、干净,让未来那个人成为最幸福的答案。
        7月23日那次相撞,让我对这个国家和政府寒心,我想在这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可能原谅。当红十字澄清和郭美美没有关系时,我发誓再不给慈善机构捐一分钱。北京的天总是会灰上十月半个月,我也曾厌恶。但是,请外地人别抱怨我的城,也请外国人别谩骂我的国,我依旧会翻脸。
        我听新歌,也和老朋友一起唱老歌。我花钱大手大脚,也会计较节约每一粒米每一滴水。我知道生活的意义,享受自己的日子。
        我坚持爬山的好习惯,新的一年,准备将空闲的时间大把花在户外,呼吸新鲜空气,多和自然接触。
        这一年,我没有买太多衣服,我发现我什么都不缺,更没有特别多的欲望穿衣打扮。这感觉很好。
        我珍惜和朋友间的感情。和芒果因为旅行更进一步,和晓倩屡屡因为“说真话”而害怕伤害彼此。知道悠悠失去了下落,我和木头一样心急如焚。那些工作上认识的新伙伴,我皆不带着“同事”的定义去相处。
        我还是没有学会拍照,没有学会滑冰和骑马,做饭也不怎么好吃。嘿嘿嘿,不着急,慢慢学。
        我在慕尼黑见到了诺伊尔,当他看到我时,我知道了那是我们最有可能的接触。我和卡特琳擦身而过,她出我进,一丝奇怪的感觉,脑内小剧场唰唰唰地过电影,腐女真没辙。哈哈哈。
        这一年,我更加懂自己,也意识到,许多事情是自己做不到的,改变不了。我没有必须要看的书和电影,没有必须要见的人和要去的地方。一直在行走,走到哪一站,都有美好风景。带着这份心情,就连上班路上都是旅行。
        还是那一句话,我没有办法不满意这一年。我变得更好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站在故宫 相爱北京 2008年12月31日

    评论

  • 评论一次好难啊,每一篇都触动,感谢你让这么多文字诞生。
  • 一年前我写在博客里被你反驳过的话,如今被你写在博客里。这说明什么呢?
    大概说明,我比你先老了一岁。
  • 光是“我变得更好了”这几个字,就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所以这个新的一年里,铮铮一定会变得更好更好的。
    呐,你随队嘛。。你随队的话。。。会来上海嘛。。。呐。。。
    我要见每一天都更好的你。。。
  • 很喜欢你这篇,生命的伤口也是生命的窗口。你看,你变得更美好了,不是吗?
    我常回想09年11月来北京的样子,居然两年已经过去了,那时,我们盼着世界杯,现在又盼着欧洲杯。我还记得你当年说看着这些男人出征特别悲壮。不知我何时还能来北京?不知是否还有机会。
    回复yesterday说:
    小磊,我非常想你。我们要常联系。
    2012-01-01 23:34:54
  • 她今天终于去弄了头发。那个店的首席师傅,那人也不多说话,就是拿过一本画册,指了两个发型说,你应该短发,这个样子。她回说,其实也想短发来着,但无奈家里另外两个人都不同意,所以作罢。然后她说,随便弄个什么,只要不剪短,怎么样都行。家人一整天都处在努力熟悉她发型的过程中。其实,只是头发帘稍有改变而已。
    回复jon说:
    这是很幸福的一种感觉。他不喜欢,于是她要考虑他的意见。
    2012-01-01 23:3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