铮铮日上的心落在这里
  • 2011年11月20日

    文慧你听 - [那些影像和光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mynicest-logs/175266938.html

        《将爱》是无论如何都要看的电影,这个时候看,也能津津有味。

        学生时代,这几个年轻人的爱情很容易打动年轻的我。杨铮骑着自行车,车后一捆用报纸包着的红玫瑰,头顶上是绿绿茂盛的树荫,然后他转弯入画面那个镜头,我每一次看到都会心潮澎湃地感动和微笑,那是永远不会发黄的记忆中的画面,和音乐。张一白和小柯织了一个梦,轻易就能把我这号的笼罩在内。

        有关陈奕迅版的《等你爱我》,完全不能接受。我喜欢大气磅礴的陈明的声线而不是碎碎念。以至于,让我就着这个话题,继续琢磨是不是男人的爱总是犹豫而小心,而女人更为勇敢。像歌里唱的一样,置之死地而后生,不管也不顾。

        “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那样的爱你。”

        “我敢爱,你敢吗?”

        就是类似这个意思吧。《将爱》是种情结,是从小惦记到大的剧中人。电影里没有若彤,剧本反而沿着当年已经出国的文慧,和不可能和她再在一起的杨铮续起了前缘。初恋美好,但往往无法开花结果,编剧轻易地就逃开了那个不知道如何安排的若彤。或许徐静蕾好请,或许王渝文难寻,或许大家心里都留着杨铮和文慧的那些浪漫片段,觉得那才是青春,反而不愿意面对最后能过得到一起的人之间的鸡毛蒜皮。一见钟情是爱情,是讨巧的爱情本来该有的样子,反而执着“将爱情进行到底”的若彤在十年后,消失不见了。

        站在文慧面前的杨铮和站在若彤面前的杨铮是截然不同的,没有了满室的金鱼,他不再是个孤独的长跑者。

     

        故事分为三个小节,说真的此前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叙事方式。我总是特严肃,不会假设,总想知道一个最终的答案和结果,但是,只有假设,没有结果。

        电影中的硬伤很多,自然一顿口诛笔伐是躲不过去的。第一个章节是全剧最糟糕的片段,不知道导演害不害怕观众觉得迎面一盆冷水,没有耐心看到结束。我是不喜欢虚幻的剪影,如果真的要做,也不可能是这样的动效。在前奏陈明的歌声后,随之而来的是连我都不喜欢的紫色调的片头。

        另外,杨铮是杨铮,不是杨峥,我从小讨厌被别人写错名字。李亚鹏肯定没有我对于铮和峥更为在意,没辙,我看不过去这个BUG

     

        那么,就说说第二个故事吧。

        12年前,文慧对杨铮说,我喜欢你;12年后,还是文慧和杨铮说,跟我回家吧。

        基本上我越来越坚信,女人在爱情中总能爆发出比男人更强的动力和决心。“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爱你那样的爱我”这种义无返顾,也是姑娘家发誓不动摇的质问。

        我并不是很喜欢十年前的文慧,不大气也不怎么洒脱,但是现在,我却很喜欢一袭红裙的老徐。这个长着一张北京姑娘的脸,一幅北京姑娘脾气,说话劲儿劲儿的德行,深得我心。

        其实第二个故事是最残忍的结局。当文慧当着杨铮的面儿在街上和前夫大打出手的时候,这是将最最难堪的现实亮给了自己的爱情。那么多美的东西,不忍去打扰,不忍去击碎,但那一切却都显裸裸地暴露在了街头。“杨铮,你不是想看我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看见了吧,就是这么过来的,我就是这么过的。”昔日那个对着下雨的窗外思念傻笑的文慧,经过岁月的打磨,现在满脸疲惫地在街边。她依然有漂亮的外壳,但是她的心呢。愤怒转忧伤,再变成无奈。

        我喜欢在神秘树前看着年轻情侣吵架的文慧,我喜欢给文慧在马路牙子边穿鞋的杨铮。我喜欢站在十年后的路边,眼睛里面都是十年前的自己。“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还是年轻的模样。”

        文慧在最后说,“我不想让你带着那种印象离开。”

        在女人心中,我想,的确是这样的。

     

        三个故事中,没有一个圆满和喜欢的。倒想把这三个故事揉吧揉吧,删减合并,并成一段。第二段的故事和背景,第三段的矜持和承诺。爬铁门是必须的,听海是必须的,神秘树是必须的,文慧亲吻杨铮然后转身也是必须的。12年前学校里发生过的一切,或者不说学校,《将爱》本就是一种让爱继续。

        婚姻的常态是什么,我不知道。但我也始终不认为七年之痒、十年之痛、左手握右手是枯燥乏味。那个每天看《体育新闻》的丈夫是幸福的,那个在生气想捏碎瓶子时有一只手去安慰的妻子也是幸福的。平稳的生活一如空气般细细呵护。
       
    《将爱》是个故事,而对我来说,有关《将爱》的一切,也是故事一场。在我心里,没有他们中年的样子,永远是那个夏天,年轻的年轻人,和一捆捆的玫瑰,和文慧你听。

    分享到: